筆趣閣 > 科幻小說 > 直死無限 > 733 只有一次的經歷
    “我放棄亞里亞了。更新最快”

    當華生說出這樣的話語,讓其傳入方里的耳中時,方里的眉頭不由得微微一挑,注視了過去。

    剛好,與華生對視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兩人的氣氛頓時變得微妙了起來。

    而在這樣的情況下,華生有些難以忍受般的說道:“你難道不準備說些什么嗎?”

    “你想讓我說什么?”方里撇了撇嘴,說道:“問你為什么嗎?”

    “至少情敵為什么放棄與你競爭,你應該了解一下吧?”華生這么說道:“雖然,從真正意義上來說,我們也不算情敵。”

    確實不算情敵。

    畢竟,一來,方里與亞里亞雖然是伙伴,卻不是戀人,有沒有那種感情姑且不論,但在表面上,兩人并沒有什么曖昧的關系。

    而華生的話也有些耐人尋味。

    “我想,你的話應該是能夠看得出來的吧?”華生注視著方里,說道:“我并不是因為喜歡亞里亞才來到這里的。”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華生并不喜歡亞里亞。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會來到這里,爭取與亞里亞之間的婚約,完全是因為家族的關系。”華生有些無奈的說道:“也不怕告訴你,華生家現在的地位其實很危險。”

    在英國,雖然有著所謂的貴族,可貴族也不是那么好當的。

    至少,為了維持自己身為貴族的名譽,那首先必須得在社會上出人頭地才行,不然的話,就算頂著一個貴族的頭銜,那也只能變成沽名釣譽而已。

    在這方面,華生家倒是做得很成功。

    華生家在金融界與社交界的地位都非常的高,甚至還參與了秘密活動,加入了自由石匠這個有著眾多著名的人物和政治家的結社,家族世世代代又均都人才輩出,連華生這么年輕都成為了王室冊封的武偵,可想而知,這個家族到底享有著多少的名譽。

    然而,自由石匠這個秘密結社卻是有著無償拯救社會的崇高理想。

    作為自由石匠的成員,無論是誰,均都必須在一定程度上于幕后進行救濟活動,為社會貢獻。

    “可華生家的救濟活動從三十年前開始便已經逐漸衰敗了。”

    華生的表情多少有些苦澀。

    “華生家因為過去的功績的關系,在自由石匠中的地位一直都很高,連我這樣初出茅廬的年輕武偵都被提拔為上級干部,得到了非常多的器重,可因為我們執著于社會上的成功,從而忽視甚至輕視了該做的社會責任,結果在自由石匠中的地位開始變得岌岌可危,隨時都有可能被取締。”

    一旦變成那樣,那華生家將會在真正意義上失去身為貴族的榮耀,進而失去自由石匠這個最大的后盾,最后在金融界與社交界中衰退。

    “為了挽救這個事態,華生家的上上代當家希望能夠通過與福爾摩斯家聯姻,從中獲救。”

    華生如此說明。

    “福爾摩斯家雖然沒有加入自由石匠,但從一個世紀以前便一直都很認同我們的活動,如果能夠得到福爾摩斯家的援助,那我們就能夠擺脫現在的局面,重新取回過去的榮耀了。”

    為此,華生才必須與亞里亞結婚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對于華生來說,亞里亞只是挽救家族危機的橋梁。

    華生之所以處處針對方里,不是因為真的喜歡亞里亞,而是為了婚約本身的成立。

    “為了這個婚約,無論是我的家族還是我,均都付出了不同程度的犧牲。”

    華生的聲音變低了下來,說了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像我,從小便為了與亞里亞之間的婚約,一直都被作為優秀的男性進行培養,早已不是我自己了。”

    這句話,華生以為方里沒有聽見,可方里卻是敏銳的將其收入耳中。

    于是,方里看向了面色黯然的華生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華生那面色黯然的模樣,竟是有種泫然欲泣的可憐少女的感覺在里面。

    看著這樣的華生,方里又想起了昨天在天空樹上,理子對華生的稱呼。

    “西歐的忍者小姐。”

    這個稱呼,這個表現,再加上華生剛剛那句作為優秀的男性進行培養的發言,方里似乎明白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只是,方里并沒有說破。

    疑問只有一個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與亞里亞之間的婚約那么重要,那為什么現在突然就放棄了呢?”方里如此問道:“那不是事關你家族的未來嗎?”

    “話是這么說,但昨天的經歷已經很明確的告訴了我,面對你,我完全沒有勝算。”華生非常坦然的說道:“直到現在,我才明白,自由石匠為什么遲遲不聽從我的建議,選擇加入眷屬,而是讓我繼續觀察師團的動態,特別是你的動態。”

    華生自認,自己的實力并不弱。

    至少,在自由石匠里,華生是一名超一流的諜報員,評價甚至高于武偵界的s級評等,比一般的s級武偵還強大。

    可面對方里,華生卻連還手之力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連進入那個形態的希爾達都不是你的一招之敵,我想在你的手中爭取到亞里亞,那實在是沒有多少勝算。”

    華生非常爽快的表態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已經決定放棄亞里亞,并建議自由石匠加入師團,這也是我昨天跟貞德和玉藻交涉以后得出的結果,不然也無法立刻恢復自由,在這里跟你見面了。”

    當然,華生會做出這個決定,亦是因為昨天看到了方里的實力的關系。

    “我認為,有你存在的師團,其勝率才不會比眷屬低。”華生有些鄭重的說道:“畢竟,在眷屬里同樣有著超出一般規格的存在,就像位于師團中的你一樣,我之前之所以會得出師團沒有勝算的結論,那也是因此。”

    所以,華生才會綁走亞里亞,想借此與眷屬搭線,讓自由石匠加入眷屬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在極東戰役上有著充分的活躍,那華生家在自由石匠中的地位便多少能夠鞏固下來,即使不與福爾摩斯家聯姻,那也可以挽回家族的危機了。

    “現在,我打算在你的身上賭一把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華生站起身,來到方里的身邊,拍了一下方里的肩膀,如此開口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失敗,那我就只能繼續競爭亞里亞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華生便是離開了餐廳。

    只剩下方里一人,望著面前滿滿的一桌高級料理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跟一個女生競爭另外一個女生,這樣的經歷,估計這輩子也只有一次。”
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