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仙界贏家 > 正文 第2930章 嫉妒一下
    夏侯招遠。

    關于他的記錄很少,連夏侯家譜里都未曾記錄。

    周舒還是在一本雜書野史上看來的,過去也不知道其中的記錄是不是真實,所以之前看到夏侯招遠時也沒有往這方面想,但老者現在自稱其名,那多半不會有錯了。

    野史上說,夏侯招遠是夏侯世家歷代家主里在位時間最短的一個,只待了一十七個時辰。

    這位天資異稟,三百年就進入渡劫境三重的天才劍修,被推上家主后,竟然宣布要封劍修禪。

    對歷來都是劍修的夏侯家來說,這就是奇恥大辱。

    由此,他的家主之位很快就被長老們革除,其后不知所蹤。

    據說他被逐出了夏侯世家,連族譜都沒有列入名字,也因此事,夏侯世家對待禪門的態度非常不好,在幾次滅禪中,四大洲里的北蘆洲都是最堅決的。

    后世多以為夏侯招遠已經死在玄黃界了,甚至就是被夏侯家大義滅親的,卻沒想到,他早已升仙離開。

    還成為了混元金仙,如今則是掌管宗門云頂城的長老。

    這番境遇,也是奇特得很了。

    很長一段時間的沉默后,才有云音傳來,“你對夏侯家的事情很了解,和夏侯世家有關系?”

    周舒回道,“晚輩和夏侯家的確有淵源,晚輩離開玄黃界時,夏侯家都居住在晚輩所在的城池,不過那時夏侯世家已經在重建碧落山了,相信很快就能恢復如初。”

    這次的云音很快,“碧落山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舒回道,“碧落山毀于一千多年前的一次異族入侵,不過不是魔族,碧落山問題不大,而且夏侯家早早知道不敵,提前就把重要的物事轉移出來了,前輩也不用太擔心。”

    猶豫了一會,“如何證明你說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周舒回道,“晚輩恐怕無法證明,當日升仙的并無夏侯世家的人,無人為晚輩作證,不過也無須證明,如今玄黃界的危局,前輩應該比晚輩清楚,仙界限制加上異族不斷入侵,再這樣下去,別說一個夏侯世家,就算六大宗門,甚而整個玄黃界毀掉了也不奇怪,是吧?”

    長久的沉默,“玄黃界不可能毀滅。”

    周舒頓了頓,“對不起,是晚輩失言了,晚輩并不是要求前輩去做些什么,只是一時念及玄黃界蒼生,情緒有一點失控了。”

    這次的云音也很快,“天下蒼生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周舒沉默了一會,“晚輩就是普通的玄黃界修仙者,在仙界掙扎而已,還有,晚輩有樣東西要給前輩,是夏侯世家贈與我的,如今正好物歸原主,等晚輩回妙成天后,就會帶給前輩。”

    他當然知道玄黃界不可能毀滅,他也不是失言和情緒失控,而是故意透露出了一點信息。

    而夏侯招遠果然也察覺到了。

    希望能有用吧,雖然只是幾句問答,但周舒能感覺到,夏侯招遠心里有玄黃界和夏侯世家,和見他時他的表現一樣,他的確是個念舊的人,下一次的試探,也許就能知道確切的答案了。

    一個云頂城的長老,肯定有交好的價值。

    沒有云音傳來,周舒拿著云板挑揀任務,沒幾息卻又得到了路默的云音。

    “我做到了!我做到了!”

    雖然是冰冷的文字訊息,但也能感覺到路默的欣喜,怕是已經在山上狂笑了吧。

    周舒笑了笑,“是一語成河,還是一言斷山?”

    很快速的回應,“成河!早和你說過,我一定能做到的,哈哈!”

    想了一會,周舒道,“恭喜你了前輩,如今你算是把掌握程度的預言法則發揮出來了,不過這也只是開始,究竟該更好利用的法則,前輩還需要好好琢磨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快點回來,我一個人可忙不來!”

    再沒有云音傳來,大約是在試驗吧,周舒都能想象到他在做什么,可能回去的時候,整座山都變形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還是告誡了一句,“你小心點,不要玩得太過火了。”

    一語成河,還有一言斷山,是周舒離開前和路默在研究的法則利用方式。

    靠畫畫,然后再心想事成,將預言之力轉化為各種法則之力,是很不錯,但用在戰斗中還是慢了點,更好的方式還是靠說話來發揮預言之力。

    我要有河,地面就要塌陷下去,突然出現一條灌滿了水的河。

    我要這山倒下,面前的大山就要斷裂開來,變成一堆堆的石塊。

    聽起來不可思議,但正是預言法則的能力所在。

    剛才路默就做到了。

    看起來只是說一句話,其實做到是很難的。

    所謂的預言,絕不是簡單說一句話就能實現,作為預言的那句話里必須蘊藏著足夠多的力量,比如要山倒塌,說出短短一句話時,就要用掉足以讓山倒塌的法則之力,這些法則之力轉化成其他力量,最好是土行法則,然后使大山從內部垮掉,比如要地面冒出一條河,就要讓那些法則之力轉化為水行之力,迅速沖刷掉泥土巖石,形成河流。

    看起來只是說了一句話,實際上是消耗了大量的預言之力。

    這只是相對簡單的運用,更強大的預言,需要的預言之力也越多,變化也越繁瑣,需要的時間也越長。

    即使是達到掌握程度的路默,也不敢輕易的利用法則說出一句預言,要是自身預言之力不夠,理解力不足,最后達不到目標,可能會遭到反噬。

    不過能利用預言的形勢來發揮預言之力,說明路默在這方面已經登堂入室,而周舒,就只能嫉妒一下。

    他沒有因果和命運的兩萬年熏陶,目前最多把預言法則提升到了解,再高都難。

    要真正吃透預言法則,還非要理解因果命運不可,一門高階法則,能讓最高法則成為它的敲門磚,也是神異得很,也難怪杏山老母失蹤之后,預言法則也沉寂下去,幾乎沒有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路默這算是得到了杏山老母的傳承么?

    也許有時間的時候,自己該回無方城看一看杏山鬼境,那些畫像應該還在那里,那些畫不像周舒畫的那么淺薄,用過一次就消失了,其中的預言法則之力過于強盛,用過以后仍然保留著,或許能從中悟到些道理。

    不過聽趙月如說,無方城已經被蓋羽白毀了……

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