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我從凡間來 > 第二百六十一章 石洞
    “如此巧言令色,忘恩負義之輩,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冷峻中年冷聲喝道,伸腳將殘尸踢出舟外,隱蔽地扒掉須彌環,順手彈出一顆散魂珠。n∈n∈,.

    白衣秀士方要凝成人形的陰魂,隨著幽藍一閃,瞬間潰散,隨風化作云煙。

    “左先生,焉敢如此!”

    方閣主橫眉怒目,驚詫到了極點,他雖也極度不滿白衣秀士,卻根本未曾想過要殺殺手,須知白衣秀士背后,還站著云家這個龐然大物。

    冷峻中年冷道,“區區鼠輩,殺也便殺了,我等團體不諧,皆因此等小人,薛長老救命大恩,此人不思償報,還滿口風涼話,如此奸險,留之何用。”

    獨獨不提,方才潰逃,始作俑者還有他左某人。

    方閣主竟被其巧言駁得難以開言,冷峻中年又道,“方閣主無需擔心,倘云家挑事,便由左某應答,只是被血蝠妖王所殺,不告知云某遁逃一時,也算是給他云家留了臉面,料來云家也無話可。”

    方閣主徹底沒話了,這人竟將前前后后,都盤算清楚了。

    許易暗暗對此人留了心,這是個真正的滑頭,逃命在前,反戈在后,左右逢源,滿載而歸。

    對于白衣秀士之死,許易只有痛快,沒有可惜,唯獨不爽的是,一塊肥肉,讓姓左的獨吞了,自己半點沒落下。

    諸事了定,許易不愿和眾人應酬,沖方閣主告個罪,交還了飛行盤,肚子回到房間,就著房中儲備,囫圇吃了一餐,閉了房門,喚出鐵精,化作銀弓。拉上龍須,反復拉練起了弓弦。

    方才兩箭,雖然中的,他卻不太滿意。兩箭都是瞄準地血蝠妖王的頭顱,只有第二箭才中的,這和他在演武場上,試射銅幣,差了不少。

    許易稍稍思索。便知曉差異性如何造成的,一者是牛角弓不比銀弓,前者試練數千次,銀弓卻是初用。

    且二者力道完全不同,試練牛角弓,許易單純的開弓射箭就行,而銀弓的龍須,卻需要藏鋒式才能張開。

    藏鋒式乃是引圓聚力的法門,用之于弓弦,遠未到行云流水的成功。

    既知錯漏在何處。許易自是要竭力彌補,強者爭勝,任何一點疏漏,造成的后果,幾乎是致命的。

    許易不上癡迷武道,卻頗為執著,執著的原因,只在他對強大力量的向往。

    挾飛仙以遨游,抱明月而長終,既然來到這個擁有強大力量的世界。許易如何不想攀登那力量的頂峰。

    他甚至會想,有朝一日,真的修煉到了功參造化的地步,是否真的能穿越時空。回到過去。

    念頭是飄渺的,心智卻極堅毅,這一開弓,又是三百下,徹底筋疲力竭,雙臂失去了知覺。許易才將鐵精和龍須,收進須彌戒中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沉沉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微微震動傳來,許易睜開眼來,知曉飛舟落地了。

    隨著方閣主一并跳下舟來,這才發現置身于一個寬廣的平臺之上,平臺上,已稀稀落落停了近十架各式的飛行器,卻不見人。

    不多時,兩名綠裙侍女快步行了過來,原來是此次大會組織派來的接引人員。

    半柱香后,許易進了自己分到的一間石室,透過窄窗,送目四望,群山萬壑之間,明月高懸,心知此處必是會陰山的某處山脈。

    飛行了四五個時辰,行程也不過數千里,的確還未出得會陰山的范疇。

    月冷寂,風清幽,一夜好眠,次日一早,便有侍女接引,進了一間雅室,單獨享用一頓豐盛的早餐,便又被送回房來,囑咐許易勿要外出,靜等通知。

    交代完,那侍女竟就在門外站了,似乎擔心許易不聽勸告,貿然出外。

    客隨主便,許易也懶得問詢,從須彌環中喚出那本新購的《萬妖志》,有滋有味地看了起來。

    厚近一尺的大部頭,卻充滿了各種生動的故事,各式各樣的妖物,幾乎只有想不到,沒有自然之主造不出的。

    約莫了兩頁,方閣主行了進來,外面的侍女已然消失。

    許易收起《萬妖志》,忽的發現方閣主面色不豫,忙問何故。

    方閣主道,“這會陰山中,不知生了何等變故,大量妖物暴虐,來的路上,好幾撥隊伍,都遭遇了傷亡,主辦方決定省略流程,直接進入主題,未時三刻,是咱們這支隊伍的兌換時間,你養足精神,稍后等我通知,千萬不得出外。”

    方閣主交待兩句,徑自去了,許易繼續尋出《萬妖志》翻閱。

    雖是深山,主辦發準備得也極是充分,堪堪將午,豐盛的午飯直接送到房來。

    吃罷飯,小憩一覺,待起身時,方閣主引著雷長老,風夫人和冷峻中年,一并從窗前路過,不待敲門,許易開門行了出去,相互點頭致意,便隨了方閣主向西行去。

    行出兩里地,七八個石洞出現在眼前,雷長老,風夫人,冷峻中年見著石洞,駕輕就熟,徑自行了過去。

    方閣主拉過許易,交代幾句,也行了過去。

    許易這才明白,原來這石洞,就是檢驗資格,兌換拍賣號碼之所。

    他選擇了最靠左側的石洞,方一進入,石洞大門閉合,壁上的明珠亮起,這才發現石洞極小且陋,顯是臨時劈出充用。

    一個花白胡子的老頭懶洋洋地坐在一張條桌背后,有氣無力道,“瞧什么呢,又不是頭一回,趕緊著亮家伙吧,總不是又拿些不入流品的來充數。”顯然是將許易當了熟客。

    好在許易知曉根底,當下,便喚出了陳風雷的判官筆,遞上前來。

    霎時,白胡子老頭臉色苦了下來,冷哼道,“才但愿不是充數,就來了個充數的,看來真要向上面反映了,以后中下品的貨色,不收了!”

    原來這判官筆,正是中下品血器,堪堪達到此次的兌換標準,主辦方舉辦此活動,自然希望得到的寶物越高級越好,可世上高級寶物從來都是稀缺。

    來參會的各位,能弄來的,這中下品血器,占了主流,以至于近兩次,主辦發嚴格設定要求,每位參會者,最多只準上繳一件中下品血器。

    是以,白胡子老頭,一見中下品血器,就像見了嗡嗡飛的蒼蠅一般難受。(未完待續。)
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