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其他小說 > 公子如蘭,美人如玉 > 第一百零一章 花船接人

“公子要是日后有用得著魏某的時候,魏某自當鼎力相助!”魏無鏡拿出了自己的玉佩。

紅娘將玉佩送到公子清淺的面前。公子清淺拿起玉佩一看,不禁望了一眼魏無鏡。

魏無鏡的玉佩之上竟是一條紫色的龍紋。公子清淺將玉佩拿在手里問魏無鏡:“你就不怕我將此玉佩呈給皇上?”

“我乃商賈之人,手里的奇貨可不止這一件!只不過我覺得這塊玉佩的紋飾少見,就留在手中把玩。”魏無鏡的意思很明顯,這玉佩不過是一個高級點的飾品而已。

“可是這龍形玉佩只有當今的天子和龍子才能佩戴!”公子清淺正色道。

“我并未佩戴它,只不過是當做信物送給你罷了!”魏無鏡倒要看看公子清淺如何處理這玉佩。

公子清淺的雙手一較勁,玉佩一分為二。魏無鏡頓時面起寒霜。

“我取一半作為信物即可!”公子清淺看到了魏無鏡的神情變化。他當然知道這玉佩的價值。但是如果他拿了整個玉佩,那么魏無鏡就能隨時要挾他了。

“也好!”魏無鏡不得不佩服公子清淺的機智,同時也心痛那塊玉佩。

“多謝魏兄!過幾日我們便離開!”公子清淺拉起柔心回馨園去了。

“公子!你真的要幫他?”紅娘給魏無鏡倒了酒。

“幫他不好么?”魏無鏡的嘴角微微上翹。紅娘竟然有了想摸一摸他的臉的沖動。

“想辦法讓那姑娘留下來。”魏無鏡的話使得紅娘一驚!難道公子看上她了?

“它的確是個妙人兒!”魏無鏡的笑意更濃了。

柔心坐了大半天,的確有些乏了。她回到馨園就躺下了。

“我們恐怕沒有那么容易離開!”公子清淺喃喃自語。

“要不我去聯系劉濤!”姚童倚在門口道。

“在這里多待幾日也無妨!”公子清淺看著床上的柔心,幫她拉了拉被子。

“魏無鏡好像跟微鴻組織沒有聯系。不然我們恐怕早就危險了。”姚童看了看門外道。

“怕是公子瑾闌勝了!”公子清淺的話使得柔心睜開了眼睛。

“我想早些回去!”柔心拉住了公子清淺的手道。

“那你得配合我演出戲!”公子清淺有些心傷。她就那么著急回去見公子瑾闌?

“好!”柔心想都沒想就答應了。

接下來的幾日,柔心和公子清淺一起到魏無鏡的花園里散步。他們宛若一對璧人互相依偎著賞花看景。

他們一起去逛杭州的集市,買了許多東西。兩個人還一起乘船游西湖。

魏無鏡聽了家奴的匯報后沉思了片刻。難道是他們不打算離開這里了?

魏無鏡來到了馨園。他給柔心帶來了一只會說話的八哥。

柔心逗八哥說話。沒想到那只八哥甚是機靈,說的話像模像樣,引得大家一陣哄笑。

柔心謝過魏無鏡。魏無鏡在馨園同他們一起用了午飯。

“你們打算幾時離開?”魏無鏡探問。

“怎么?我們住在這里不方便?”公子清淺放下了筷子。

“清淺公子說笑了!你們喜歡住多久就住多久!”魏無鏡給柔心夾了菜。

“奴出來日久,怕公子怪罪!所以想明日就走!”柔心起身沖魏無鏡施禮。

“這么急做什么?三天后有個花船會!看完了再走也不遲!”

“既然如此!我們就多叨擾三日!”公子清淺拱手道。

這三天,柔心和公子清淺在馨園彈琴、作畫,兩人依舊是情意綿綿。

第三天夜里,魏無鏡帶著紅娘來邀公子清淺和柔心一起參加花船會。

他們乘坐馬車來到了西湖。那里燈火通明,花船爭艷。

魏無鏡的花船是龍頭船。那花船的雕刻實屬罕見。

船里的桌案上擺著美酒佳肴。四人落座后,紅娘給大家斟滿了酒。

公子清淺看向其他花船,大都是朋友之間的飲宴。

一曲清亮的笛音響起,花船開始前行。魏無鏡的花船遙遙領先,柔心回頭看著其他的花船。

每只船上的六名船手都在奮力劃著。有一只花船脫穎而出,追了上來。

魏無鏡瞥了一眼那花船。他發現船頭立著一人。

“公子瑾闌?”公子清淺瞇著眼睛看著船頭那傲然挺立之人。

“他怎么會來了?”魏無鏡吃驚地放下了酒杯。

“公子!”柔心剛想站起來,卻被公子清淺拉住了。

“小心!”

柔心只好又坐下了。但是她的眼睛始終興奮地看著離她越來越近的公子瑾闌的花船。

就在他們的花船齊頭并進之時,公子瑾闌飛身上了魏無鏡的花船。

“想不到瑾闌公子也有這般雅興?”魏無鏡給公子瑾闌倒了酒。

“我是來接人的!酒就免了!”公子瑾闌拉起了柔心。

“她的傷未愈!”公子清淺擔心地看著柔心。

“多謝這幾日的照拂!”公子瑾闌攜著柔心飛身上了他的花船。

公子清淺看著公子瑾闌的花船靠了岸。他的心中充滿了失落感。

“怎么?舍不得?”魏無鏡給公子清淺倒滿了酒。公子清淺將杯中酒一仰脖喝盡。

“既然喜歡,就去求娶!”魏無鏡吃了口菜,抿了一口酒。

“她只不過是一婢女!”公子清淺無奈地嘆了口氣。

“你們士族真是麻煩!”魏無鏡又給公子清淺的酒杯倒滿。

他們的花船已經折回,兩岸看花船會的人紛紛向他們的花船扔花。

魏無鏡拿起一朵紅色的花放到公子清淺的面前道:“莫等無花空折枝!”

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啊!”公子清淺自嘲地笑笑!

“事在人為!我聽說你和公子瑾闌素來不合!”

“他死我活!”公子清淺直接了當地道。

“我幫你!”魏無鏡舉起了酒杯。

“你要什么?”公子清淺也端起了酒杯。

“京城每年的貢品好像你說了算!”魏無鏡的胃口不小。

“給你一成!”公子清淺倒是爽快。

“好!成交!”魏無鏡滿意地和公子清淺碰杯。

公子清淺在第二天離開了杭州回京。皇上召見了他和公子瑾闌。

這次,公子瑾闌剿滅微鴻組織立了頭功。皇上賜下了黃金萬兩,并給季府加封。公子瑾闌的長兄封一等侯,增千戶!

公子清淺相助有功,官升從三品。賞金千兩。海侯府增五百戶。

公子清淺和公子瑾闌并排走出政和殿。他們在宮門口再次駐足相對。

“為什么不要功名?”公子清淺看著公子瑾闌的眼睛問道。

“他給不了!”公子瑾闌傲然地道。

“這也好!”公子清淺覺得起碼在官場之中不至于被公子瑾闌掣肘。

“你好自為之!”公子瑾闌說完就上了馬車。

“公子!我們也回吧!”姚童看著遠去了的公子瑾闌的馬車道。

頂點


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