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其他小說 > 太古丹尊 >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竟敢不來拜壽
壽臺四周,一位位氣質卓絕的弟子,皆面含盛怒。

他們不同于其他弟子,乃樂宮內閣精英,受各位長老教導,其中還有安宮主的大弟子,各個天賦超然。

  “羅漢殿之人都是如此沒有教養嗎?”

出自南傲帝國,奉軒轅高顏之命前來祝壽的那名將軍沉聲道。

  “老子有無教養,何時輪得到你指手畫腳?”

三羅堂主瞪著對方道。

  “你……”南傲將軍巴掌掄在桌案,滕然站起,眼神鋒利,身上一股強烈戰意呼之欲出。

  “三羅堂主性情豪放不羈,一句玩笑話而已,今日老朽壽辰,兩位莫傷了和氣。”

樂律心見狀,笑著圓場道。

  南傲軒轅氏與羅漢殿一直不和,只因當年羅帝勾搭了軒轅高顏一名心愛的妃子,此事至今還被后人津津樂道,兩位大帝麾下高手自然是互相看不順眼。

  “賣你個面子,我不與他計較,南傲之人氣量狹小,樂老頭都不介意,他卻冒出來搬弄是非。

對了,我們這趟沒帶壽禮,你不會不高興吧?”

三羅堂主比樂律心高出倆個半頭,鐵塔般的身軀微微探下,笑著看著他。

  那位南傲將軍氣得面皮顫抖,對方口不擇言,反而現在搞得他氣量小,強忍著坐回去,把臉扭向一旁。

  樂律心笑著回道:“羅漢殿強者能為老夫祝壽,乃老夫榮幸,豈會在意繁縟俗禮。”

  “我早說了樂老鬼不會在意,俺們兄弟能過來觀賞你這場大戲,已經誠意滿滿了,哈哈哈……”三羅堂主大笑著,寬厚手掌拍打在樂宮太上長老的肩膀,每落下一次,樂律心的身體都為之一斜。

  “兩位入座吧。”

樂律心體內鮮血在對方掌力下不受控制的奔涌,倍感難受,強忍著沒發作。

  這一幕落入弟子眼中,更加令他們不滿,羅漢殿究竟是來祝壽,還是故意讓太上長老難堪?

三羅堂主和四羅堂主渾然不在意,背起手大搖大擺入座,偏偏還坐在了那名南傲將軍身旁,也許鍛煉完沒洗澡,一股狂野之氣混合男人的汗臭味,直熏得對方想捂住鼻子逃離。

  此時,樂律心抬頭望向遠方,似在期待某些人出現。

  可惜,浩瀚虛空寂靜一片,他并沒有等來想等的人。

  寧武帝國方面,以及北傲李家,應該不會派人來了。

  樂律心暗自嘆息一聲,抬起頭,臉上重新恢復神采,他走到壽案前,端起一盞瓊漿玉液,莊重舉向蒼天,道:“老夫壽辰,這第一杯酒,敬天地,感謝這方大地培育,讓老夫窺破帝道天機,愿我南域武道興隆,英杰輩出。”

  說完,酒杯緩緩傾斜,泛著濃香的酒液倒于腳下。

  “敬天地,愿我南域大地武道興隆,英杰輩出。”

  廣場之中,數千強者同時起身,舉杯莊重敬天。

  “第二杯酒,敬樂宮歷代先祖,傳音法道統,賜吾一身絕學,愿宗門長興,弟子前途無量。”

樂律心轉身面向仙殿,拿起酒杯豪飲而盡。

  “敬樂宮諸位前輩。”

  劍宗蒙老,圣殿戚老,南傲將軍,皆面色肅穆,連兩位豪放的羅漢殿堂主,也收斂了渾身輕浮,無比嚴謹。

  在座之人,雖出自不同宗門,但無論哪一門哪一派,都屬于南域的驕傲。

  像三皇四宗,以及樂宮、紋源閣這般歷史長久的宗門,都誕生過無數值得尊敬的前輩,正是那些前輩,才鑄就了如今南域的繁華,理當敬之。

  “這第三杯酒,老夫敬諸位豪杰,列為不辭辛勞,專程趕來樂宮參與壽宴,老夫內心感激不盡。”

隨著道童將酒杯置滿,樂律心再度端起,朝下方深深鞠躬,含淚飲下,他確實很激動。

  “恭喜樂長老窺破帝境之道,同祝樂宮晉升為南域頂級勢力之一。”

諸人不敢怠慢,齊聲吶喊賀詞。

  樂律心皇境圓滿,壽宴過后,便要當中召喚帝劫,受帝劫洗禮鍛造帝軀,從今天起,樂宮也將踏入頂級霸主勢力。

  一流勢力與霸主勢力的主要區別,就是前者無帝,而后者有帝境撐腰。

  樂律心一旦成帝,宗門自當晉升一層。

  當然,即便樂宮有帝境強者誕生,與三皇四宗相比,依舊很弱。

這中間的差距,仍然極為巨大。

  三皇四宗存在帝主,九星大帝,宗門當中也有不少元帝高手以及半步帝境。

  而樂宮,僅僅只有樂律心一個,并且他會成為最弱的一星帝者,完全無法與三皇四宗相提并論,那些屹立南域數千年的帝族,底蘊遠比樂宮強出太多。

  即便如此,如今樂宮依舊值得慶祝,畢竟,宗門即將誕生元帝,至少穩穩壓住所有一流勢力,否側紀閣主與唐斗又怎會親自到場?

  只因為以后他們與樂律心之間,修為不再平等了,對方比他們更強。

  而且,趁著這場壽宴,剛好見證樂律心如何撐過帝劫,這對唐掌門和紀閣主本身,也有著極大影響,方便他們悟道。

  “諸位入座品味佳肴吧,都是我宗弟子狩獵的妖獸以及宗門培育的王級食材,不必拘束。”

安宮主客氣說道,坐在了樂律心旁邊。

  “樂長老領悟帝道奧妙,真是羨煞我等啊。”

  “不知何年何月,我們這群老骨頭才有樂長老這般造化。”

  “你許掌門這輩子恐怕都沒希望了,哈哈哈……”場下諸人笑談道。

  “武界之中,每一種道,都可通達極致,而帝道博大精深,便是道意至極,各位沉淀修煉,都會有機會的。”

樂律心笑道。

  都有機會?

  是都有機會,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通達極致,神荒大陸,多少巔峰人皇至死也邁不出那一步。

  能夠做到那一點,并掌握帝道奧妙,唯有三皇四宗之人。

  今天,為給樂律心祝壽,三皇到了其一,四宗來了三宗,真可謂排場十足。

  “話說,樂長老即將踏入帝階,這寧武方面還有李家也不派個人來。”

  “寧武皇室換代,如今掌控寧武帝國的乃寧族第三脈成員,他們需要穩固統治。”

  “李族一向自視身高,畢竟是當初傲神完全帝國的嫡系出身,而且位置又偏北,不愿意過來很正常。”

  “寧武和李家不來,夜羅宮居然也不派人,真的是……”有人及時住口,目光謹慎的掃視周圍,看到沒有夜羅宮下屬勢力之人在場,微微松口氣。

  夜羅宮乃女子組成的門派,與外界一向沒交集,樂長老踏入帝境,她們不來其實并無不可。

  “反倒是那大鄭帝國以及入駐我們南域的丹閣,本身又沒帝階撐腰,實際也就是一流勢力,竟不過來給樂長老祝壽,這是明擺著不把樂宮放在眼里,真是對樂長老的大不敬,不可饒恕。”

有人氣憤開口道,好像大鄭和丹閣犯下大罪一樣。

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