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其他小說 > 太古丹尊 >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丹閣重禮
樂宮太上長老入帝,個人地位或是宗門地位,都將因此在整個南域攀升一重天。

今日設下壽宴,各方群雄聞訊前來祝壽,三皇四宗霸主勢力專程派人前來,鄭族與丹閣之人缺席,莫不是看不起又為何不到?

目中無人!剎那間,整個廣場都被丹閣與鄭族的話題繚繞,眾人對此展開議論。

其實許多人心中明白,丹閣與鄭族不到場存在極大原因。

三年前,南傲奇襲萬修盟,欲將之吞并,雖然中間產生許多突變因素,導致戰事拖延。

但最終,雙方仍舊于豐城展開激戰。

那一戰,豐城死傷無數,縱然夜羅宮入局,依舊改變不得戰局,甚至還搭上了夜羅宮大長老的性命。

而樂律心,便站在軒轅家族一方,親自向丹閣閣主秦浩出手。

這,便是大鄭與丹閣不來的原因。

樂律心覬覦秦浩在盤龍峰所得寶物,陣前殘殺萬修盟武者,逼他交出龍靈法相以及附魔道典,秦浩幾度喪命樂宮太上長老手里,雙方冤仇無法調節。

試問,今天丹閣又怎會派人給樂律心祝壽?

聽著下方議論,樂律心腦海漸漸浮現一名白發青年身影,這一刻,面色陰沉至極。

當年所做之事,整個南域的宗門都想做,靈帝絕學,誰不想占有?

他敢站出搶奪而已,弱肉強食,適者生存,武界亙古規則。

即使他不搶,一旦萬修盟戰敗,附魔道典也會落日軒轅家族之手,他憑什么不去爭取?

可惜最終結局,輸的一方竟是南傲。

“律心,你不必為往事耿耿于懷,秦浩小輩鋒芒過盛,不懂得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的道理,他仗著有幾分天賦,肆意顯露擺弄,更以鎮壓南域一代冠名自身,連我們這些南域長輩,他都沒有半分敬意。

這樣的人,命不長久。”

唐斗拉長聲調說道。

金光城拍賣會,他在秦浩手里栽了不少跟頭,侄子唐星辰的命也斷送在那人手里,提來就滿腹怨火,恨不得將之擒來,當眾扒皮泄恨。

“若非寧家撐腰,別說一個西涼小輩,連恢復大鄭國號的萬修盟,怕也走不到今天。”

“我聽說,大鄭派了一名家族子弟,與那秦浩一起參加神宮征兆,不知現在如何了。”

有人謹慎道,神宮是大陸武者人人向往的至高武府,培養大帝的搖籃,更走出過神階強者。

倘若秦浩從萬萬征兆者當眾脫穎而出,得神宮高層重點栽培,怕他出來之后,會對許多南域勢力不利。

畢竟,靈獸宗,樂宮等等,都出手傷過他的命。

“就他還得神宮強者重點栽培?

呸……”唐斗吐了口唾沫:“一個目無尊長,心高氣傲的狂徒,怕是連神宮大門都踏不進去,又或許,早就死在考核當中了。”

“對極對極,大陸四域天才齊聚,哪有秦浩出頭的機會,哈哈哈……”“丹閣不來祝壽還好,若敢派人前來,老夫一巴掌給他們扇回去。”

眾人大笑著說道。

“砰!”

南傲那名金甲將軍拳頭重重砸在酒宴上,酒盞跳動,桌面為之崩裂,眉宇間似有怒火噴出,爆喝道:“夠了,休要再提那人。”

秦浩,是他們軒轅皇族心頭的一根刺,深深戳在每個人的心坎里。

軒轅風亡于他手,二皇子軒轅無英也因此人變得精神瘋癲,希望神宮征兆途中,桀殿下能將這名禍害順利從世上抹除掉。

這一拳落下,廣場頓時變得寂靜無聲,無人再揭南傲的傷疤。

酒席之上,三羅堂主抱著雙臂,噙著冷笑,輕聲嘀咕了一句:“丹閣不敢派人來?

呵呵……馬上就有結果了。”

今天,他可不是為了來看樂律心的豪門壽宴,而是為了觀賞一場喪宴大戲。

咻咻咻!陡然間,遠方天際傳來急速破空聲響,尖銳的聲音似刺穿空間大道,洶涌朝著樂宮主峰而來,在座之人都乃高手,同時察覺有數道強大氣息瘋狂逼近,就在他們轉頭望去時,只見,三道流光闖入樂宮圣地,公然御空而行,轉瞬便矗立在了廣場半空之中。

樂宮太上長老壽宴,眾人皆由峰腳一路踏來,然而此刻,竟有人御空而行,是挑釁嗎?

嘩拉!不少人紛紛起身,許多樂宮弟子冷酷望向半空之上的不速之客。

此時半空,三道身影矗立,氣質超絕,一眼看去,給人無盡鋒利之感。

這三人年齡都不大,約摸三十上下,為首之人,玉樹臨風,身穿整潔白衣,他站在那里,身體之內似彌漫一種大道音律,仿佛融進壽宴樂曲當中,竟與數百名弟子彈奏的曲調相融,仿佛在這一刻,他主宰了樂曲走向。

右側之人,是一名劍修,背負兩柄仙劍,一雙眸子狹長而極冷,只是目光,就像是倆道絕世利劍般刺向旁人,令在座許多掌門強者都不敢直視,劍宗蒙老見到此人的第一印象,心頭便暗道,“好一名劍者。”

然而,當他們再看左側之人,廣場瞬間炸開了鍋,壽星樂律心的面皮徹底扭曲成一團。

這左側之人,身材極為魁梧高大,滿身爆炸性的肌肉線條,狂野之氣竟比三羅堂主還要強烈,明顯此人肉魄超絕。

令人氣憤的是,這魁梧男子的肩膀上,竟是扛著一尊棺材。

“奉秦浩閣主之命,前來為樂律心祝壽。”

雷蛟吐出一道冰冷至極的聲音,言畢,手掌緩緩托起,為之輕輕一甩。

轟隆!肩膀棺材飛出,重重砸在樂律心面前,在這一瞬,諸人心臟為之一沉,仿佛被棺材砸碎了般。

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