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其他小說 > 無敵從高考開始 > 第490章 最后的考驗
        “這件事,不是說好了,不牽連到我的朋友嗎?”鄭毅轉過頭看著輝二,語氣之中,有些氣憤。

    “你需要一個幫手,而他,是最合適的人選。”輝二并沒有在意鄭毅的氣憤,反倒是淡然的說道:“如果這個世界沒希望,你覺得他留在這個世界,又有什么意義?”

    秦林的容貌已毀,連最愛的人都不敢去見。

    若是留在這個世界,也不過是徒增痛苦。

    要是那樣,對秦林而言,還不如死了來得痛快一些。

    “毅哥,放心吧,我不會拖你后腿的。”

    秦林起身,走到了鄭毅的面前。

    鄭毅看著秦林,沉默了一會,隨后對輝二問道:“如果我不帶他一起去,那他會有什么下場?”

    “有你的面子在,肯定不會殺他,但基本上一輩子都會待在這牢房里面了。”輝二說道。

    這話并不是嚇唬鄭毅,關于這個世界的秘密,秦林已經知道了,輝二不可能放心讓他回地面安心生活的。

    “那還有什么好說的?”

    鄭毅直接打開了牢門。

    秦林一笑,從里面走出來和鄭毅擁抱了一下。

    忽然,乾城的地面一震。

    輝二面色微微一變。

    “通道開啟了!”

    鄭毅聞言,開口問道:“那蘇耀天,會帶我一起離開嗎?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,不是說過,你是玉鼎真人的弟子么?”輝二道:“有這個身份在,蘇耀天一定會帶你一起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趕緊吧,如果他們走了,可就完了!”

    秦林說著,摸出一個黝黑的面具,戴在了臉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時,在夜鴉組織基地的總部的大廳之中。

    蘇耀天坐在首位,秋一弄站在旁邊,而蘇雪等人,則站在下方。

    一個五色光團,出現在大廳中央。

    一人影,緩緩從五色光團之中浮現。

    此人濃眉大眼,身材健碩。

    “厲兄,兩百年不見,沒想到再次相逢,竟然是在這個地方。”

    見到來人,蘇耀天從座位上起身,苦笑著對男子說道。

    男子,名叫歷天行。

    正是藍星夜鴉組織的下一任門主。

    說起來,在年輕時,蘇耀天與歷天行也有過一些交情。

    只不過蘇耀天被困在此兩百年,兩人也是許久未曾見過。

    “這里,就是監牢么!”歷天行冷聲說著,朝著四周打量了一番。

    他可沒有蘇耀天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蘇耀天當初進入監牢的時候,尚且年輕,扛了兩百年,還能回去。

    但現在歷天行已經近三百歲,若是不能突破,根本捱不過兩百年的刑期,恐怕得老死在此。

    “這里的一切,我都打點完畢,一個叫輝二的,會將這里的情況詳細告訴厲兄的。”

    蘇耀天拱了拱手道。

    歷天行瞥了蘇耀天一眼:“蘇兄在此兩百年時間,難道還不走?”

    蘇耀天搖了搖頭:“蘇某在等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正說著,一個夜鴉組織的侍衛在殿外喝道:“稟門主,輝二大人帶兩個人前來求見!”

    “兩個人?”蘇耀天眉頭微微一皺,隨后道:“傳!”

    推開大門,輝二帶著鄭毅與秦林兩人直接走入了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看到那五色光團,鄭毅幾人都是一愣,隨后便明白過來,這就是前往洪荒大陸的通道。

    “見過門主!”

    輝二行禮道:“屬下在城門口,偶遇這鄭毅,他說有急事求見門主,所以,我就把他帶過來了。”

    蘇耀天微微點頭,看向了鄭毅與他旁邊的人。

    “鬼修?”

    蘇耀天何等修為?一眼,便看出了秦林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鄭毅,你總算是來了,我還擔心你趕不上呢。”

    蘇雪這時候快步走過來說道。

    鄭毅微微點頭,轉而看向了蘇耀天:“蘇門主,此番返回洪荒大陸,還請帶我一個,算是我欠你一個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蘇耀天淡淡的一笑:“可我女兒說,你與她私定終身,難不成,你要毀約不成?”

    蘇雪的計劃是讓鄭毅假裝和自己成親,然后求蘇耀天帶鄭毅一起離開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其他辦法,鄭毅也不得不如此。

    但現在,自己在蘇耀天的眼里,是玉鼎真人的弟子。

    自然不必如此委屈蘇雪。

    “算不得毀約,只不過我從小被師傅養大,婚姻大事,必須得他老人家點頭才行,小子自己也不敢做主。”

    鄭毅面色不變的說道。

    聞言,蘇耀天微微點頭:“如此說來,倒也在理,久聞玉鼎真人對弟子嚴苛無比,回去之后,我親自帶禮物,與你一起拜訪一番吧。”

    “玉鼎真人?”

    歷天行聞言,心中一驚,震撼的看著鄭毅。

    “你是玉鼎真人的徒弟?”

    “恩?怎么了?”鄭毅看著歷天行: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厲某乃是這地下城新主,還請兄臺回去之后,為厲某求情,若是有玉鼎真人首肯,或許,我就不用待在這鬼地方了。”歷天行急忙說道。

    雖然他感覺可能性很低,但還是不愿意放過這個脫罪的機會。

    若是玉鼎真人愿意幫忙,那誰還敢關自己?

    “這,我會和師傅說一說的!”鄭毅思索了一番,隨后道:“另外厲兄,有一事,我也想請你幫忙。”

    “請說,請說!”歷天行急忙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這里辦事,結識了不少好友,此番回去,恐怕終身無法相見,還望你在這邊照拂一二!”鄭毅道。

    “沒問題!”歷天行一口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他的行事風格,倒是顯得快意恩仇,和蘇耀天呈兩個風格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,輝二叔會告訴厲兄你的。”

    臨走之前,還忽悠了一個傻子,鄭毅心中算是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至少不用擔心這個新任門主在短時間之內亂來了。

    “師兄,差不多該走了。”秋一弄在蘇耀天的身邊說道。

    蘇耀天聞言,微微點頭,對鄭毅說道:“對了,鄭毅,我剛好認識一個三清門徒,不知道你們兩個認不認識,這一次我特意讓他過來送送你。”

    聽到蘇耀天的話,鄭毅心中大驚。

    這家伙,還是有些懷疑,竟然在最后關頭,還用這樣的手段。

    驚慌的,不僅是鄭毅。

    輝二,以及旁邊的秦林,心中也是猛然一沉。
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