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神話崩壞 > 第一章 我奪舍了女帝
    “女帝,從今天起你就是我老牛的壓寨夫人了!”

    一個長相丑陋的牛頭人仰天大吼,粗壯的牛臂叉腰,盡顯狂態。

    事實上,此刻的他很凄慘,渾身破破爛爛,鮮血淋漓,連頭上頂著的彎曲牛角都斷了一根,平整的斷口處還在滴血。

    像是被一劍削斷!

    蘇芒站在高高的城墻上。

    此刻他一臉懵,心里很方。

    前方的空地上有一個惡心人的牛頭怪,正捶胸咆哮,噴氣如吐霧。

    身后站了一大票人,黑壓壓的,且衣飾怪異,根本不是現代裝扮,很復古。

    這些人還多數都是女性,蘇芒只是粗略掃了一眼,估摸著女性占了九成以上,此時這些女的盯著下方叫囂的牛頭人,滿臉的煞氣。

    一群母老虎!

    “這是在拍古裝劇么……還特么是幻想仙俠劇?!”

    蘇芒心里很慌,“在哪里找了這么一大群兇神惡煞的母老虎?”

    他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群兇女人趕緊低頭,神色都恭敬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演的還挺像!”蘇芒感覺到了,這群人對他是真的很恭敬。

    很敬業的優秀演員。

    蘇芒心里感慨了句,旋即就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他在思考幾個問題。

    我是誰?

    或者說……我演的是誰?

    我現在在哪個劇組?

    關鍵的關鍵是,我是怎么來的?

    作為射慧主義接班人,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優秀五好青年,來客串演場戲當然沒問題,他也覺得憑自己的演技完全能勝任任何角色。

    可問題的關鍵是,他是怎么來到這個劇組的!

    完全沒印象。

    他記得五一假期自己回老家休假,幾個同學相邀聚一聚,大家開心,酒是喝的有點多,回家的時候深一腳淺一腳,結果好似絆到了什么東西,一個不慎就栽倒在家門口的石頭磨盤上……

    隨后意識就模糊了。

    醒來后就到了這個劇組,出現開頭的一幕。

    此刻的蘇芒很迷茫,“這斷片兒的內容有點多,我得好好捋捋……”

    “鏗!”

    牛頭怪突然拔起身旁插地的長戟形兵器,猛的指天,喀嚓一聲,赤紅色閃電憑空而現,以長戟為接,在牛頭怪全身流轉不息。

    肉身上雷光明滅,霹靂作響。

    蘇芒愣神,“這是哪個劇組,特效做的也太逼真了,跟真的一樣……”

    “哧!——”

    突然,牛頭怪長戟指向了蘇芒,一道赤紅色閃電飛射而來,瞬間擊中了蘇芒腳下的城墻,轟的一聲,留下一道方圓三尺的大洞!

    洞口位置還在冒煙,焦炭味很重。

    蘇芒身形猛的一晃,他的瞳孔倏地收縮了起來。

    剛才他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!

    那閃電是真的閃電,不是特效!

    這根本不是什么劇組,不是拍戲,是真的生死交鋒!

    “我……穿越了!?”一個瘋狂的念頭沖擊腦海。

    蘇芒呆滯,三觀瞬間坍塌,碎得稀爛。

    “女帝,那根牛角就算是我老牛送給你的定情信物了。”牛頭怪晃動著丑陋的牛頭,僅剩的一根牛角發出烏光,很瘆人,他笑呵呵道:“從了老牛吧,從此以后,這西川大地就以你我為尊……”

    蘇芒看向左手握著的半截滴血的牛角,還有些溫熱,眼角禁不住一抽。

    這真特么是個牛頭怪!

    “有妖怪啊!”蘇芒心里狂呼。

    他瞬間得出結論,自己很可能穿越了,來到一個有妖怪的世界,眼前這個粗獷的牛頭怪就是自己的敵人,他要把自己搶去當壓寨夫人……

    等等……壓寨夫人?!

    “女……女帝!?”

    蘇芒想到了一種足以讓他發狂三天三夜的可能。

    他低頭,看見了胸前微微的隆起,臉色瞬間醬紫,鐵青一片。

    “老子居然特么的穿越成女人了!?”

    晴天霹靂!

    作為鐵血純爺們無敵真漢子,什么都可以忍,就這點不能忍。

    穿越就穿越,老子無力反抗,就只能躺著享受……可你玩什么變身……不對,是變性!

    蘇芒心里狂吼。

    簡直就是奇恥大辱!

    “老子穿越成女人了,貌似還是什么女帝,身份不低,還被一個身材堪比熊羆的巨丑牛頭怪給看上了,要搶去當壓寨夫人,這是一個有妖怪的世界……”

    蘇芒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先不管其他,活命最重要。

    而且冷靜下來后,覺得自己仍是個爺們兒,只是……男扮女裝!

    但他也不太確定,生怕是心理作用下產生的錯覺。

    可現在大庭廣眾、眾目睽睽的,他總不能脫下褲子察看“一二”。

    “希望我的感應不是錯覺……”這時候他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,無他,男扮女裝總好過變身為女。

    雖然,作為鐵血純爺們,男扮女裝同樣不能忍,但總好過穿越變性!

    不管怎么說,他總覺得自己的穿越的姿勢很不對,特別歪!

    我奪舍了女帝……聽起來就覺得歪到姥姥家了!

    “女帝,你就從了老牛吧,從此以后你南昭國和我老牛的火焰山合二為一,你我夫妻,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牛頭怪手握閃電長戟,晃動著牛頭,牛鼻子噴出白霧,仰天大笑……丑陋又狂妄!

    “夫妻……合體?”蘇芒咬牙切齒,想立刻打死這牛頭怪!

    這牛頭怪張口閉口女帝,還說什么夫妻合體,明顯是看上自己了,想霸占自己……這更是讓他懷疑自己剛才的感應是錯覺了。

    老子真的奪舍了一個女人?!

    縱然是女帝,可也是女人,怎么能忍?

    蘇芒冷哼,他決定了,早晚要打死這牛頭怪,扒皮抽筋做醬牛肉板板面!

    “南昭國,火焰山,牛頭怪……他來自火焰山?”蘇芒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,臉色微微有些古怪,“這貨該不會是……牛魔王吧?”

    他又打量了幾眼,暗暗點頭,這么丑的牛,還真有點像!

    “……西游!?”

    蘇芒嘴角微抽,“女帝……老子該不會是奪舍了女兒國國王吧?”

    他覺得整個世界都在扯淡。

    這玩笑開大了。

    “不對!”蘇芒這一刻的腦子格外清醒,“西游里的女兒國好像叫西梁女國,這個叫南昭國,而且有男人存在……”

    這里應該不是西游世界。

    若是的話,那這個西游……有點歪。

    “女帝你連老牛我的定情信物都收下了,就從了老牛吧。”牛頭怪晃動牛角,笑呵呵道:“咱倆雙宿雙飛,再生幾個小牛犢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閉嘴!”

    蘇芒臉色漆黑,“再敢廢話,信不信我連你另一根牛角都斬了?”

    此時他右手提劍,劍尖尚還在滴血,左手握著尚溫熱的牛角,顯然是剛斬下來不久。

    自己能斬下來牛魔王的牛角?

    蘇芒覺得,若這牛頭怪真是牛魔王,那他這個“女帝”恐怕厲害的超乎想象!

    可是能和牛魔王斗法的女帝,為何會被自己這個平凡人給奪舍了?

    這事邪乎!

    “南昭你要是喜歡,我就是把另一根牛角砍下來送給你也無妨,定情信物理當成雙。”

    牛頭怪晃了晃僅剩的一根牛角,他瞇起銅鈴大的牛眼,一副陶醉的樣子,“你的聲音還是這么動聽,正是你的聲音讓老牛我日思夜想,輾轉反側夜不能寐……”

    蘇芒渾身直起雞皮疙瘩,恨不得現在就揮劍斬牛頭!

    其實他自己也有點懵,這是他奪舍之后第一次真正發聲。

    他懵的并不是自己的聲音有多好聽,而是……很中性,雌雄難辨!

    他微不可察地嘆了口氣,從嗓音里辨別自己究竟是不是男兒身的想法落空了。

    牛頭怪還在喋喋不休:“南昭你放心,老牛我純情無比,現在還是處牛,你若是跟了老牛,我一定用心對你,絕不三心二意,沾花惹草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大王不好了!”一頭小黃牛一溜煙跑來。

    牛頭怪臉色瞬間漆黑,瞪眼道:“本王很好!”

    不足三尺高的小黃牛有些委屈,氣喘吁吁地叫道:“大王……是很好,一直都很好,可咱們火焰山不好了,要翻天了,白骨夫人和盤絲夫人……打起來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!?”牛頭怪大驚,旋即怒罵:“這兩個欠收拾的小腰精!”

    他連忙看向站在城墻上的蘇芒,撓了撓頭,干笑一聲,道:“老牛我后院起火了,等我回去滅了火,再回來跟南昭你一訴衷腸……走!”

    他跟蘇芒打了個招呼,四周驟然間妖風滾滾,瞬間化身成了一頭近丈高的老黃牛,踩著昏黃的妖風,一溜煙跑沒影了。

    三尺高的小黃牛轉身就跟上去,跑了幾步,又停了下來,看向城墻上傾國傾城的蘇芒,哞哞叫了聲,憨憨道:“女帝王后大人,再……再見。”

    然后轉身就跑去追老黃牛了。

    蘇芒剛開始還沒想明白,等想明白了臉色瞬間漆黑。

    王后?

    王后你大爺!

    他暗自冷哼,“白骨夫人難道是白骨精?盤絲夫人難道是……盤絲洞的蜘蛛精?這貨該不會真的是火焰山的牛魔王吧?”

    白骨精?

    蜘蛛精?

    居然和怕老婆的牛魔王扯上了關系,貌似……有奸情!

    這個世界好混亂。

    現在他幾乎可以肯定了,這的確是一個很歪狠歪的西游世界!

    “回去滅火?”

    蘇芒暗道:“火焰山漫山遍野都是大火,滅得了么?肯定滅不了,最好把你自己也燒死,這樣我就能撿現成的炭烤牛排吃了……”
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