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神話崩壞 > 第十五章 神位
    以凡人之軀,比肩神佛!

    古往今來,有幾人能做到?

    孫猴子桀驁不馴,大鬧天宮,自封妖王孫悟空,扯大旗拉了十萬妖兵對抗天庭,付出巨大的代價,最終得封齊天大圣。

    那是因為孫猴子本就不是一只平凡的猴子。

    他是靈明石猴,是自女媧補天的五彩石孕育而生,天生不凡。

    不夸張的說,他注定是要成就神佛的。

    神位天成!

    可縱然如此,他在通向神佛的路上,還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。

    五百年光陰,歲月紅塵流轉,鎮壓五指山下,即便后來揭下了“如來咒”,他崩碎了五指山,可他還是曾經那只桀驁不馴、戰天斗地永不低頭的孫猴子么?

    他脫掉了妖王的戰甲,戴上了緊箍咒,自此安分守己,保光頭西行。

    他不是凡塵之軀,他成就了神佛,可他已經不是曾經的的妖王孫悟空了。

    他成了齊天大圣,成了斗戰勝佛。

    他成了高高在上的神佛,卻失去了自我。

    所以說,“神位”也不是絕對的。

    但又不能沒有,關鍵時候,這玩意兒還是有大用的。

    試想一下,若孫猴子只是個山野雜猴,肉體凡胎的,他又如何能修成通天本領,得菩提、觀音等西游大佬看重,甚至在孫猴子犯下大鬧天宮的巨錯后,觀音還諫言玉帝饒其性命?

    為什么?

    因為他是靈明石猴!

    這就是身份。

    而身份……就是“神位”。

    還有那天生三只眼的楊戩,一個人一條狗打上了天庭,屠殺天兵天將無數,甚至槍指玉帝……犯下了本該魂飛魄散永不超生的大罪過,但最終卻卻成了二郎顯圣真君,和身穿銀袍飛甲的飛蓬將軍齊名,成為了天庭有數的神將。

    還有劉沉香,他做的事比之楊戩有過之而無不及,可最后又怎樣了,手握神斧,殺上凌霄寶殿,最終還不是逍遙而去。

    不論是楊戩,還是劉沉香,對于天庭來說,他們都犯下了必死的大罪,可最后他們都沒死,結局……還都算不錯。

    這一切究竟是為什么?

    因為楊戩是玉帝的外甥兒,而劉沉香是楊戩的外甥兒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有后臺有身份的。

    歸根結底的說,他們都是有“神位”的。

    天生的神位。

    這些都是二代,“神二代”。

    因此,他們很容易混出頭。

    蘇芒也想弄個神位,這樣在西游世界混起來應該會比較容易一些,至于神位得來的途徑正不正……管他呢!

    等以后老子強大了,誰還在意這個!

    至于黑歷史……

    哪一尊大佬沒點兒黑歷史?

    隨便聽聽就行了。

    大家敬仰的是強者顯圣,誰會在意弱者的哭泣?

    蘇芒是奪舍來的,最明白這樣的道理了,所以,他才盤算著要弄個“神位”坐坐,現在他盯上了這忘川河神。

    但這位河神貌似沒那么簡單吶!

    蘇芒覺得要好好謀劃謀劃。

    找機會……陰死他!

    當然了,弄死他之前,還是需要他發光發熱的,這叫物盡其用,榨取剩余價值。

    一個能在頃刻間拿下七轉神仙境界熊二的大高手,不用白不用,至于怎么用……那就看自己怎么忽悠了。

    忽悠的好,這貨以后就是自己手下的第一打手了!

    忽悠的不好……就找機會盡快弄死他!

    “但這忘川河神貌似……不好忽悠啊!”

    蘇芒暗道,目光閃動,“這樣的老不死想把他給忽悠瘸了……不容易!”

    這忘川河神可不傻!

    “河神大人,咱好歹也算是鄰居對不?”老柳樹下,蘇芒望著奔流忘川河,笑呵呵道:“你流經了南昭國土,這南昭……是朕的南昭,鄰居都是朋友,咱怎么都不能把關系搞生分了,多個朋友多條路,以后我南昭還能和忘川河互為盟友,你是河神,需要香火愿力,以后我南昭子民若都信仰了忘川河神,那對你的修行也是很大的助益……”

    蘇芒說的很有誘惑性。

    香火,對于神仙來說是極其重要的,甚至關乎到他們的大道修行。

    否則,天上的神佛為何會在人間塑金身、建廟宇,都是為了收集香火愿力,有人信仰,神位才會更穩固。

    若某位神仙在人間人人喊打,那恐怕會神位崩塌,更嚴重者甚至會被革除仙籍,打落凡間,重新修行。

    忘川河神不是一般的河神,但同樣需要信仰,需要香火愿力,若人間界眾生都信仰他忘川河神,香火匯聚,那他必然神位登頂,甚至比肩那橫跨三十三重天的天河圣河神!

    神仙,也是有野心的。

    忘川河神沉默下來,他似乎被蘇芒說動了。

    很顯然,蘇芒抓住了關鍵。

    傳說中,忘川可是地獄之河,流淌幽冥,是地府的“鬼河”,在地府,其地位堪比九天之上的“天河”,可現在他卻被放逐人間,成了這邊陲之地小國的灌溉河……

    這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若真的能得南昭國子民的信仰,聚香火愿力,他未嘗不能回歸神位,重回地府!

    “考慮一下?”蘇芒也不著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忘川河神的聲音從河底傳出:“鄰居都是朋友?牛魔王和熊無敵也是你的鄰居,他們也是你的朋友?”

    他語氣有些調侃的意味,顯然是知道倆妖怪覬覦女帝的美貌,才有此一說。

    這是往蘇芒的心窩里扎刀子啊!

    蘇芒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很無語,這是故意給自己添堵來了,看來這忘川河神也不是啥正經人,搞不好也是個老陰貨。

    要防著點!

    蘇芒不接這茬兒,而是道:“河神,朕想和你聊聊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河神沒興趣和你聊天,有事說事,沒事滾蛋!”忘川河神沒好氣道。

    蘇芒眼睛一亮,能說事……就是好兆頭啊,這可比剛才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態度好多了,至少能談事了。

    “那朕可就說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屁快放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蘇芒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這就是神仙?素質這么低的么,滿嘴臟話?現在神仙的考核都是受賄的吧?不然像這樣的家伙怎么能有神位?拉低了神仙的平均水準!

    這“忘川”絕對不是啥正經神仙。

    對了,這廝很可能是被放逐了……就這素質,難怪!

    蘇芒心里腹誹個沒完,面上卻是和顏悅色,如沐春風,面子活兒做的無可挑剔,他凝視著忘川河,一臉認真地說道:“還請河神大人放了熊二……”

    忘川河神:“……你說什么?”

    他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    大將軍也是滿臉愕然,這陛下是真瘋了假瘋了,還是被牛魔王的牛蹄子給踢傻了?

    忘川河底,被捆在柱子上的熊二也愣了。

    茫然地抬起頭,喃喃道:“女帝大嫂這是……良心發現了?”

    畢竟剛得了自己的熊掌!

    還想清蒸來著。

    應該……還沒吃吧!

    遭捆綁的熊二茫然又憂傷地想道。
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