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神話崩壞 > 第十八章 白骨精有前男友
    白骨精要出場了。

    蘇芒很期待,據說這白骨精是一堆死人的骨頭幻化成精,那她出場露面該不會是……一堆爛骨頭噼里啪啦從天上掉下來吧?

    那樣的畫面肯定……古怪又駭人。

    蘇芒承認,自己的腦洞開的有點大。

    其實白骨精的出場很有畫面感。

    她駕著一團白云而來,一襲白衣勝雪,青絲高挽,容顏絕美,仿若是從天宮里飄下來的仙子,如畫超塵。

    這哪里是白骨成妖,分明是九天女仙!

    這年頭妖都特么不像……妖了,像神仙!

    蘇芒吐槽,這也再次佐證了,這西游神話世界真的崩壞了,神不像神,妖不像妖,人不像人!

    這西游的“世道”真的是變了。

    “白骨夫人的確是生的禍國殃民,難怪能迷得老牛暈頭轉向。”蘇芒笑道,他這可是真心稱贊,在他眼里,咳,以一個男人的眼光來看,這白骨精的確是罕見的美人,可惜委身于牛……暴殄天物!

    不過再想想白骨精的本體……瞬間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牛魔王口味可真重!

    白骨精可不認為蘇芒是在夸她,盯著蘇芒,語氣不善道:“本宮可比不上你號稱萬里西川第一美人的南昭女帝!”

    萬里西川第一美人?!

    這女帝蘇南昭還有這么牛叉的美譽?

    蘇芒心累,第一美人……他二大爺的,老子是男兒身好不好?帶把的純爺們,這崩壞西游的土著們眼睛都特么是瞎的麼!

    居然眼睜睜的看著老子男扮女裝二十年,至今沒能看出來老子是女裝大佬。

    這些土著……都眼瞎!

    蘇芒是既慶幸又鄙視,鄙視他們眼瞎,也慶幸他們眼瞎,否則他這女裝大佬的身份可就裝不下去了,女帝也當不成,一切玩完。

    話說回來,這蘇家祖傳的《神經》和“金縷衣”是真的不簡單,居然能蒙蔽了所有人和妖的眼睛,這可算是真正的瞞天過海了。

    “其實,不僅瞞過了別人,還瞞住了自己……”蘇芒暗道,若不是他偷空悄悄“自摸”了一把,恐怕現在還不確定自己究竟帶不帶把兒!

    “第一美人可不敢當。”蘇芒擺了擺手,笑道:“那都是以訛傳訛,不可信不可信,朕又如何能比得上白骨夫人的絕代風華?”

    見女帝這么抬舉自己,白骨精冰冷的臉色稍緩,但語氣仍舊不善,道:“你既然自認不及我白晶晶,那為何要勾引我們家老牛,哪來的勇氣?”

    我勾引你們家老牛!?

    你會不會好好說話,信不信我現在就拔劍砍死你!

    蘇芒無語了,這白骨精還真的戀上了牛魔王?什么眼神,這審美都歪到爪哇國去了吧!

    還真是情人眼里出……老牛!

    現在蘇芒都開始懷疑了,自己奪舍而來,不該是絕對的主角和中心么,怎么突然覺得牛魔王更像是男主角?

    坐擁火焰山,芭蕉夫人貌美如花,還給他生了個紅孩兒,家里紅旗不倒,外面彩旗飄飄,玉面狐貍不說,現在還有白骨精癡戀,那盤絲夫人恐怕也差不多……這分明就是主角的待遇好不好!?

    身為西川地界第一強者,美人在懷,妻妾成群,還有個出色的兒子,這分明是人生贏家啊,太讓人羨慕了。

    蘇芒覺得,若這女帝真是……女帝,搞不好還真會被牛魔王給擄了去。

    那牛魔王就是妥妥的男主角了!

    “朕可從來沒勾引過你們家老牛……”蘇芒趕忙給自己正名,可不能讓這白骨精污了自己清譽,好歹也是萬里西川第一美人……啊呸!

    第一美男子!

    “……等等!”

    蘇芒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,臉色有些古怪地道:“白骨夫人,你剛才說自己叫什么?”

    沒聽錯的話,好像是……白晶晶?!

    “本宮……白晶晶。”白骨精輕哼道。

    蘇芒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還真是白晶晶!?

    那你和孫猴子什么關系?

    不愧是崩壞西游世界,神話都跑偏了,好扯!

    “白仙子,朕跟你打聽個事。”蘇芒輕咳了聲,眼底卻涌出興奮之色,“你和孫猴子相好……相熟么?”

    孫猴子三字一出,白晶晶的臉色瞬間就變了。

    那眼瞳深處一閃而逝的復雜,愛恨難明之色,展露無疑。

    蘇芒意識到自己……蒙對了,這是憶起前男友的表情,還是藕斷絲連的那種!

    我嘞個去,這八卦大破天了!

    這白骨精居然真的和孫猴子有一腿,雖然現在要加個曾經,但……那也是有過一腿!

    關鍵的關鍵,牛魔王和孫猴子可是拜把子兄弟,八拜之交來的,這白骨精先戀孫猴子,再戀牛魔王……話說妖怪的感情都這么隨便的么?

    蘇芒更好奇的是,是這白骨精移情戀上了牛魔王,還是孫猴子無情揮棒踹了白骨精?

    這可是能驚破天的八卦啊!

    別說蘇芒了,就連大將軍、忘川河神,以及還被摁在忘川河里喝水的熊二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孫猴子是誰,那可是大名鼎鼎,五百年前大鬧天宮的齊天大圣,誰人不知哪個不曉?

    這白骨精居然和孫猴子有過一腿?!

    河底,忘川河神嘆了口氣,道:“這都什么風氣?三界都跑偏了,被帶到溝里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幻化出的河水手掌摸了摸熊二的腦袋,“連一頭笨狗熊都能得成精了,奸猾的不像熊,連熊的老實本分的傳統都丟了,唉,可悲可嘆……”

    熊二滿頭黑線,心里咒罵,這跟二爺我有什么關系?

    真是沒處說理去!

    “都是黑佛祖的錯。”忘川河神突然嘀咕了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黑佛祖?”熊二沒聽清。

    忘川河神似乎有些忌諱,不說話了。

    熊二無奈,這狗屁忘川河神說話總是留一半,真是讓人著急。

    蘇芒沒關注這個,他一直在盯著白晶晶。

    白晶晶沉默許久,才嘆了口氣,幽幽道:“我和那死猴子的確相好過,有過那么一段難忘的情……但很隱秘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因為我腦洞開的很大!

    蘇芒自然不能這么說,他笑道:“隨口一說,猜測一下。”

    熊二、大將軍看著蘇芒,眼神怪異,隨口一說?你敢詆毀孫猴子,就不怕他一棒子敲死你?
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