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重生大富翁 > 第1667章:未雨綢繆
    漢姆苦笑著回頭:“謝謝你,蘇總,如果沒有你的話,或許我已經死在了克里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更別說現在復仇了。”

    蘇啟說:“不要多想,能夠看到你完場自己的心結,對于我們來講也是一種開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這種執念的痛苦,茍活一世,一天見不到自己的仇人,一天不殺了自己仇人,一天就要在執念當中煎熬。”

    漢姆抬頭:“蘇總,你父母也是被別人害死的?”

    蘇啟點了點頭:“對,這事情我還是后來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‘所以你我之間,我更加的羨慕你,至少你一開始就知道自己仇人是誰。”

    “我懵懵懂懂的活了二十多年,看似不為仇恨所吞噬,但最后當我發現了事實的時候。”

    “那種突如起來的仇恨,差點就覆蓋了自己的心神,這種驟然的痛苦更加刮人心志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到現在,我還沒有搞清楚的到底有多少人參與了當年的事情當中。”

    漢姆沉默了,望著蘇啟一陣沉默。

    他沒有想到這么一個弄潮風云的人物,竟然也有這么痛苦的往事在心中。

    而且,如對方所說,他要幸運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鄭重的望著蘇啟說 :“蘇總,找到仇人后,記得跟我說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方便出面,殺人的事情交給我來做,我去華夏給你解決掉。”

    蘇啟笑著說:“漢姆,不用了 。”

    “華夏跟埃塞國有很大的區別,在那里,你如果持槍出現在外面,馬上就會被人按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“因為華夏人民的安全,不需要自己手中帶有槍支才能夠保證。”

    “在那里,你可以晚上的無憂的享受著夜生活,走在大街上,也不需要提防后面走過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對了,我記得 你說在華夏還有個恩人,現在找的 怎么樣了”

    漢姆苦笑著說:“仍然沒有任何消息,我也無法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如同我復仇的執念一樣,我也一定會找到這個恩人。”

    蘇啟說:“這才是真男人,愛恨分明。”

    “有仇之人雙倍奉還,有恩之人,滴水之恩,涌泉相報。”

    漢姆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這一刻,他對于蘇啟的那種信服力又增強不少。

    這時,趙世雄從外面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沒客氣的倒了一杯水,咕嚕咕嚕的灌進了肚子里后。

    開口說;“東西都已經全部都搞進地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漢姆,你們手段讓我嚇到了,那里沒有一個活口,而且我看的出來,完了后還有捕刀。”

    漢姆站起來說:“那些都是我的仇人,我無法放過他們任何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蘇啟也 開口說:“是漢姆個人的仇人,同時也是我們的仇人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,如果不是漢姆小隊的人過去殺了他們,估計我們現在已經葬身于他們的炮火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有任何心里仁慈,都是一些該死之人。”

    趙世雄埋汰了句:“我又沒說他們殺的不該。”

    “對了,政府軍的人已經過來收拾了”

    蘇啟說:“那些家伙沒有被他們發現吧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趙世雄拍著自己胸脯說:“好家伙,這狗日的叛軍底蘊還挺足哈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家伙完全可以給我們武裝 起來一個特戰連隊了。”

    漢姆面色驚訝的望著蘇啟他們兩個:“蘇總,趙總,你們把叛軍的那些武器……?

    蘇啟帶著笑容,平靜的望著他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哦買噶!”漢姆張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到了地下工程里面的種種,那時候他就在懷疑蘇啟他們打算在這里弄一支龐大力量出來。

    現在回想起來,果然是這么 一回事。

    蘇啟開口說:“漢姆,如果這里是華夏,我們根本不需要這些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可以安心的做自己生意,不用擔心別人會拿著大炮來搶走我們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這里土生土長的人,你應該能夠明白,如果我們沒有自己的力量,那遲早要被人給吞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弄這些東西,也并非是為了去爭奪別人的東西,一切都是自衛考慮。”

    漢姆半天才從震驚的心神當中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良久后點了點頭 沒有再說話。

    政府J很快就過來清掃了戰場,同時也帶走了這個臭名昭著的切爾斯。

    加利夫和副總T兩個人這會在辦公室里望著一份戰場報告而發愁。

    報告的內容講的是,那里死了三十幾個人,全部都是械斗而死,沒有人開槍。

    但是他他們在現場發現了T克,以及裝J車的車輪痕跡。

    問題就出在這里,他們在那叢林里尋找了半天,也未曾找到任何重型武器的蹤影。

    所以,最終得出了一個 摸棱兩可結論,這一批武器有可能已經被人給運走。

    加利夫和副總T同時想到了蘇啟。

    所以兩個人面色凝重,半天沒有 說話 。

    良久后,副總T說:“加利夫先生,我覺得這事情需要當面跟蘇啟先生確認下。”

    “別弄的去了一個切而斯,又出現一個蘇啟先生。”

    加利夫趕緊打斷了他;“算了吧,這事情誰也不要提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這些華夏人,他們做這么多,不過是害怕我們給不了他們安全罷了。’

    ‘蘇啟先生不是亡命之徒,他在華夏擁有合法的身份,而且受到了他們國家的重視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在我們埃塞國鬧出了切爾斯一樣事情,我實在想不明白他會圖謀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未雨綢繆,這是華夏人做事的慣例,他們習慣了把危險考慮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副總T嘆了口氣:“可這畢竟是我們的土地,我總覺得不是很舒服。”

    加利夫笑了下:“有什么不舒服的,蘇啟先生能夠發展我們國家的經濟。”

    “同時,他幫我們解決了克里,還有切爾斯,我們現在的重心應該要對經濟進行大改革。”

    “埃塞國貧窮了數十年,我也應該要擺脫一下窮國的命運了。”

    副總T最終沒有在說話。

    如加利夫先生所說,他或許也應該相信一下這些華夏人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這么冒冒失失的過去找人家,證據沒有,反而得罪了別人。

    萬一人家直接撤資呢?

    得不償失,努力的成果也只會掉在的地上爛掉。
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