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西游之問道諸天 > 第一百四十六章 求親
    田不易在閉關。

    十年之前,他的道行便已經踏入了上清境第九層,眼見自家徒弟都是太清境的人物了,以他的好強的性子,自然是想再進一步的。

    不過太清境,縱觀青云門的歷代祖師,也沒多少到這般境界的,難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是以整整十年,田不易都卡在這一層瓶頸上,前進不得,直到現在也未曾出關。

    沒見到田不易,莫元只好拜見了一番蘇茹,隨后徑自離開了大竹峰,趕往了通天峰去,向道玄真人稟告這一路見聞。

    此次死亡大沼澤一役,事涉魔教兩大派閥和正道其余兩大宗門,關系不小,哪怕以莫元在青云門中的地位,還是需要上稟的。

    道玄真人是在玉清大殿召見莫元的,與十年前那個驅使誅仙神劍,掃蕩群魔意氣風發的青云掌門相比,十年后的道玄真人,面上卻多了幾分滄桑之色,鬢角也露出了幾許斑白。

    時光催人老,饒是修道有成后,壽元能大大增加,可是道玄真人畢竟是活了幾百歲的人,再加上十年前那一場大戰,誅仙劍的戾氣侵蝕其身軀,雖然沒造成入魔的境況,可終究還是留下了許多后患。

    在道玄真人身側,則站立著他最為得意的弟子蕭逸才,這位通天峰掌門嫡傳,如今基本上已經接過了青云掌門的實際權力,當然,在過去的十年里,他做的也很好,行事不偏不倚,深得七脈年輕弟子的擁簇,反倒是莫元,常年閉關,逐漸消失在眾弟子的視線中。

    莫元挺身站立在玉清殿中央,拱手一揖,道:“弟子拜見掌門師伯,拜見蕭師兄!”

    道玄真人看著這個青云門千年來最驚才艷艷的弟子,眸光里有幾許復雜的神色浮現,七成的欣賞,兩成的羨慕,還有一成的嫉妒。

    沒錯,堂堂青云掌門也會嫉妒,也不僅僅是他,面對著一名不過二十來歲便將青云道法修煉到至高境界的絕世天驕,天下修道之士,有一個算一個,有誰不曾嫉妒?

    不過到底是修道數百載的高人,那點異樣的情緒轉瞬便被其壓下,復又回復古井無波姿態的道玄真人輕揮衣袖,道:“不必多禮,起身吧。”

    莫元謝了一聲,站直了身子,道:“掌門師伯,弟子此來是稟報死亡大沼澤異寶一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莫師弟出馬,想必那異寶此刻必然已經落到了咱們青云手中了。”一旁的蕭逸才笑道。

    莫元的修為十年前便是堪比道玄,十年后究竟有多厲害,青云門的人都沒有見過,都只能在心中暗暗揣度,但是大家都公認莫元的修為,如今定然是遠遠超過道玄了。

    “蕭師兄說的對,弟子幸不辱命,自魔教兩大派閥手中,取得了這些靈液。”

    莫元自懷中掏出了一枚木葫蘆來,道:“這便是那死亡大沼澤中的寶物。”

    他卻是有意隱瞞了那枚不死藥,不過這些靈液確實也是難得的天材地寶,是扶桑神樹萬年靈氣的精華所凝聚,專門用來保存不死藥的。

    道玄真人伸手一攝,那木葫蘆當即落在了其掌中,卻見他打開瓶塞微微一聞,一股奇異的想起撲鼻而來,讓人精神一震。

    “好濃郁的靈氣!”

    道玄真人贊了一聲,自懷中取出了一個白色小瓷瓶來,接了一小瓷瓶,約莫靈液總體五分之一的量,隨后將那木葫蘆扔給了莫元,道:“既然是你得到的靈液,便留給你用,你將那死亡大沼澤中的事都說說吧。”

    莫元應了一聲,隨即便將這一路上發生的事細細道來,覆滅長生堂,斬殺黑水玄蛇,進入天帝寶庫,鬼王宗擒拿黃鳥,殺死各派修士,除了帝俊現身一事還有那不死藥,沒有半點隱瞞之處。

    他說的過程輕描淡寫,似乎極為輕松,然而在場的兩人,一個是青云掌門,一個是未來的青云掌門,都是見識廣博之輩,豈會不知其中的兇險?

    長生堂身為魔教兩大派閥之一,黑水玄蛇更是活了數千年的恐怖魔獸,都這般被眼前這個少年一人獨劍斬殺殆盡,可見其道行之深,只怕是名副其實的天下第一人了!

    饒是早就對莫元的妖孽之處有所預料,可是走一趟死亡大沼澤,便覆滅一大魔教派閥的事情,委實太過驚世駭俗,以他兩人的身份,也是被震的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是以莫元說完所有的事情后,這玉清大殿內便是一片沉寂,絲毫沒有半點聲響。

    沉默了好半晌,道玄才開口道:“長生堂真的已經不復存在了?”

    不是他不信,就是因為他身為青云掌門,對魔教的強大深有感觸,這才有此一問。

    “掌門師伯,應當是已經不存在了,不過我們也不應掉以輕心,鬼王宗屢屢擒拿靈獸,前有夔牛,后有黃鳥,說不得便是有什么陰謀算計。”

    四靈血陣一事隱秘非常,莫元雖然知道,可是要說出來卻也無法解釋消息來源,是以只能暗中提點。

    道玄真人點了點頭,道:“你說的不錯,鬼王宗還在,不到我等輕松的時候。”

    “掌門師伯,若是沒其他的事的話,弟子便回去了。”莫元道,他急著回去閉關來著。

    “你且去吧,后續的事,我都會安排逸才處理的。”道玄真人道。

    依照莫元所言,死亡大沼澤中,鬼王宗擒拿靈獸的打算需要派人探查,而逃竄的法相、李洵等正派弟子,也要稟告他們宗門一聲,萬一還沒回去,會派人前去接應,不過這些瑣事,便用不到莫元出馬了。

    是以莫元拱手一禮,隨后便朝著玉清殿外走去。

    看著莫元的身影消失在眼前,道玄真人長長一嘆,道:“逸才,以后對田不易,要更恭敬一些,你懂我的意思吧?”

    蕭逸才點了點頭,道:“弟子知曉,莫師弟有不世之資,一人匹敵魔教一大派閥,我自當對大竹峰一脈更恭敬也更親近一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荒,十萬大山深處。

    兩道穿著黑衣的身影站在一方幽深黑暗的洞穴之前,默默的打量著。

    這兩人一人黑紗蒙面,神秘非常,一人卻是做文士打扮,眉宇間滿是威嚴,正是鬼王宗的鬼王和鬼先生。

    那一方幽深洞**,不時有呼嘯的陰風刮出,森寒無比,似乎有什么恐怖魔獸藏在其中一般,而在那洞穴正前方,還屹立著一尊面對洞穴深處的石像。

    “這便是那鎮魔古洞嗎,饕餮便是在這里面嗎?”鬼王看著那洞口,朝著身旁的鬼先生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我早年游歷南荒,曾經聽巫族的人說過,不過這洞內居住的那獸妖,據說有毀天滅地的神通,還望宗主小心為上。”鬼先生道。

    鬼王卻是神色淡然的道:“到了這般境地,還小心什么,夔牛黃鳥在手,蠻荒圣殿的那頭燭龍也抓來了,就差這頭饕餮了,也不知四靈血陣,能否擋得住誅仙劍,能否擋得住莫元。”

    長生堂覆滅,四大派閥只剩下鬼王宗一個,這給了萬人往太大的壓力。雖說他的志向是統一整個魔教,可是這樣的統一,卻不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莫元既然有單人獨劍覆滅一宗的實力,那鬼王宗又能存在多久,若不趕緊掌握伏龍鼎上記載的四靈血陣,只怕還沒等到他們魔教攻打青云,就已經被那小子給滅了。

    “走,進去吧。”

    鬼王說了一聲,隨即邁步朝著鎮魔古洞大步走去,而鬼先生則是緊隨其后,不過兩人走到距離那鎮魔古洞還有數尺的時候,卻見那陰森黑冷的洞口處,驀然騰起了一陣白氣,這白氣越集越多,最終匯聚成了一個巨大的身影,卻是一尊雙目血紅的可怖兇靈!

    那兇靈普一成形,便沉聲喝道:“大膽,竟敢擅闖鎮魔古洞!”

    面對這一聲質問,鬼王卻沒有答話,反而是饒有興趣的上上下下打量起這兇靈來。他鬼王宗既然以鬼王為名,在這等陰鬼之術上,自然是頗有幾分造詣的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兇靈卻與尋常的陰鬼不一般,倒不是它有多強,而是這兇靈似乎還保持著靈智,要知道,一般化作厲鬼的存在靈智混沌一片,只有獸性與殺戮的本能。

    鬼先生踏前一步,道:“我二人此來是特意拜訪獸神的,煩請你進去稟報一聲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是來見獸妖的!”

    這兇靈雙目中的血光陡然一盛,渾身煞氣也隨之大漲,他瞪著二人道:“娘娘有令,不準任何人闖入鎮魔古洞,爾等再不退去,修怪我手下無情了!”

    獸神是昔年巫族大祭司玲瓏以天地戾氣所創造出來的,她曾帶巫族七勇士試圖將獸神殺死,只是最終失敗,而這兇靈,便是昔年追隨玲瓏的七勇士之一。

    “原來你是看守獸妖的,我還當你是他的人,真是白費口舌了。”鬼先生陰惻惻的說了一句,卻是隨手一揮,一枚黑色的符篆打出。

    那黑色符篆憑空燃起了無數幽綠色的鬼火,化作一團火網,將這兇靈禁錮其中。

    這兇靈豈會束手待斃,只聽得其一生嘶吼,隨后便不斷開始掙扎起來,然而任憑其使盡諸般手段,都是無法破開那幽綠鬼火。

    鬼先生來歷神秘,可是一身道行絕對是天下頂尖,他又研習的是鬼道秘術,這兇靈當然是出不來了。

    眼見這二人便要闖入鎮魔古洞,那兇靈急了,當即施展其生前學會的諸般巫術來,可是依舊是毫無作用。

    “你們到底是什么人,那獸妖絕非簡單之輩,爾等擅闖其中,恐怕會釀出滔天大禍來!”

    掙脫不出火網,這兇靈只好用言語恫嚇,不過說的倒也不算錯,獸神真要脫困,不知多少人要身死。

    然而鬼王和鬼先生的腳步絲毫未曾停下,兩人的身影在快要消失在那那幽深的黑暗中時,鬼王的聲音傳了出來:“我死之后,那管它洪水滔天。”

    黑暗將兩人的身影徹底吞噬,兇靈聞聽此話,卻是長長一嘆,喃喃自語道:“娘娘,我等當年所做,真的對嗎……”

    三日后,焚香谷,山河殿。

    已有百余年未曾在人前出現的焚香谷谷主云易嵐,終于是出現在了眾人眼前。

    卻見這位享譽正道數百年的領袖人物,竟然是年輕男子,滿頭黑發,穿著一襲赤色衣衫,眉宇間不怒而威。

    山河殿內的一眾梵香谷長老,見了云易嵐模樣,神色都是極為訝然,因為百余年前,自家這位谷主便是白須白發,怎生如今愈發的年輕了?

    保持淡然之色的唯有一人,那便是在焚香谷地位只在谷主之下,向來鎮守玄火壇足不出戶的上官策。

    那云易嵐似乎是看出了眾人的詫異,朗聲笑道:“諸位,我閉關百年,終于突破到焚香玉冊記載的玉陽之境,是以才返還青春。”

    底下的一眾長老聞言,都是面色一喜,這玉陽之境,焚香谷八百年來,從未有人領悟,今日竟然叫自家谷主突破了,可謂是邀天之喜!

    尤其是近十幾年來,青云門蒸蒸日上,數番力挫魔教,讓他們壓力倍增,誰又不想做一做那天下第一大派,可是青云門如此局勢,誰又能撼動其地位?

    “好了,此番召集大家,只是和大家說一聲,我出關了,也無別的大事,諸位且散去忙吧。”云易嵐道。

    眾長老轟然應諾,隨后朝著山河殿外而去,只是與來時相比,眾人心中都多了一分底氣,畢竟是有一名玉陽境界的谷主坐鎮,與往昔又不一樣。

    眼看著眾長老都散去了,云易嵐才道:“洵兒,出來吧。”

    后殿一道年輕人的身影走了進來,正是云易嵐嫡傳弟子李洵。

    此時大殿之內,除了云易嵐師徒外,只有上官策一人,李洵進來朝著兩人行了一禮,上官策道:“師兄,你今日這般大陣仗,所為何意?”

    云易嵐苦笑一聲,道:“洵兒不是與你說了嗎,那青云門莫元如此了得,一人便斬殺了上古魔獸黑水玄蛇,青云門威勢如此,我再不召見眾長老,只怕焚香谷人心便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此事嗎,青云門再強,咱們焚香谷與其同為正道,他也威脅不到我們,師兄肯定還有別的事。”上官策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瞞不過你,洵兒,你和你師叔說說吧。”云易嵐道。

    李洵恭恭敬敬的道:“上官師叔,前幾日有魔教賊人闖谷進入南荒,師父派我前去探查情況,結果我發現,巫族的鎮族圣器丟失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上官策臉色一變,他們焚香谷對于鎮魔古洞和那圣器的秘密知之甚詳,自然是曉得這番話背后的意義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想借替洵兒求親的名義,舉派前往青云,不知師弟你意下如何?”云易嵐道。

    上官策沉默不語,焚香谷的建派根基,便是他所鎮守的玄火壇,而這玄火壇乃是上古巫族留下的遺跡,其內有諸多神秘強大的巫法,焚香谷祖師正是借著焚香玉冊,將諸多巫法化為焚香谷無上道術,這才讓焚香谷躋身天下三大正道宗門之一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得了上古巫族的許多傳承,上官策才清楚的知道,那鎮魔古洞中鎮壓的是何等恐怖的怪物,根本不是凡人能抵擋的,甚至強大無比的上古巫族,都毀在它的手中,真要叫它脫困而出,只怕焚香谷也是危在旦夕了。

    “確定那圣器是落在了魔教之人手中,確定這些魔教之人與那鎮魔古洞有所勾結嗎?”上官策問道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信,而是這件事太過重大,關乎天下蒼生,也關乎整個焚香谷的未來!

    云易嵐搖了搖頭,有些無奈的道:“我知道師弟你不愿意相信,我又何嘗愿意,只是現在的局面你也清楚,青云門勢大如此,據說長生堂全部門派高層,都被那姓莫的小子給殺了干凈,如今整個魔教就剩下鬼王宗一派,這些魔教賊子狗急跳墻實屬情理之中的事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,云易嵐嘆了一口氣,道:“師弟,你就不要心存僥幸之念了,我又何曾想舉派離開,可是焚香谷地處南荒和中土的要道之上,那獸神真要來作祟,只怕頃刻之間,咱們焚香谷便有覆滅之危,反正他青云實力雄厚,又出了個堪比青葉一般的人物,不如便叫他們頂上去,說不得那個姓莫的小子能對付得了那獸妖呢?”

    舉派離開焚香谷是一件大事,雖說云易嵐是谷主,可是他閉關上百年,在谷中的聲威自然是遠不如當年,自是要征詢上官策這二號人物的意見。

    上官策臉色極為凝重,他權衡了許久,終是道:“那便依師兄所言,咱們暫避青云,只是師兄所說的為李師侄求親,又是何意?”

    “哦,這個嗎,洵兒,你自己與你師叔說吧。”云易嵐笑道。

    李洵有些不好意思,扭捏道:“是弟子……弟子對那小竹峰的陸雪琪心生愛慕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這會兒倒是不好意思了,之前那央求我的勁頭呢?”云易嵐調笑道。

    “陸雪琪嗎?”

    上官策想了一想這個名字,道:“就是當代天琊神劍的劍主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云易嵐點了點頭,道:“據洵兒說,她是小竹峰水月大師的愛徒,是青云門中最杰出的后輩之一,若是洵兒娶了她,咱們焚香谷說不得還能得一把九天神兵!”

    “那這倒真是一樁好婚事了!”

    上官策的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,他道:“這天琊神劍可是堪比噬血珠的絕品神兵,想來青云門家大業大,總不至于嫁人的時候特意將劍留下,那就太小氣了。”

    “師叔,弟子是誠心誠意喜歡她的,絕不是為了她的神兵!”李洵急忙解釋道。

    自萬蝠古窟一役時,這小子就盯上了陸雪琪了。

    上官策淡淡瞥了他一眼,道:“你懂什么,一柄九天神兵,多少人可望而不可求的,人活數百年,神兵可是千載萬載一代代的都流傳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師弟,和一個孩子說這么多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云易嵐擺了擺手,道:“咱們還是趕緊做好撤離的準備,我會派弟子去鎮魔古洞外探視一番,洵兒,你便先走一遭青云門,替我送封信給道玄真人吧。”

    他說著話,自懷中取出了一封早就寫好的信來,遞給了李洵。

    李洵伸手接過,興沖沖的道:“那師父,弟子今日便出發趕往青云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界紛紛擾擾的時刻,莫元卻正在閉關。

    如今五卷天書全都聚齊,正是突破金丹境的大好時機。

    他可沒忘了,來這方世界是為了凝聚氣運,修復混沌鐘來著,只有打敗了獸神和那四靈血陣中的修羅,才能離開這個世界。

    不過莫元有一點很奇怪,明明是混沌鐘,為何這法寶傳遞給自己的信息是什么諸天輪回鐘呢?

    可惜那混沌鐘并不能回答他的問題,是以他只能將自己心頭中的困惑埋下。

    體內猶如實質一般的精純法力,隨著莫元心念轉動,緩緩凝聚成了一個圓形的模樣,那是一顆虛幻的丹,而隨著一道道法力不停的灌注其中,這虛幻的丹逐漸變的一點點凝實了起來。

    不過太清境的法力何等雄厚,豈是一時半會能盡數灌注入這虛幻假丹之中的?

    相比滿丹田的充沛法力來說,那一枚猶如鴿子蛋般大小的假丹,就如大海中航行的一葉扁舟一樣,可是偏偏這一頁扁舟要將整座大海的水都容納其中,難度可見之大?

    饒是有天書中參悟出來的凝丹秘法,莫元也是極為小心翼翼的操縱著法力,生怕出了一點點的岔子!

    法力由虛化實,由液凝固,由散到聚合,就那般一點一點的,假丹變得真實起來。

    不知過了時日,莫元體內絕大多數的法力都灌入進去那一枚假丹之中后,莫元赫然發現,似乎,他剩余的法力好像不夠將這枚金丹化虛為實!

    這可就有些尷尬了,凝丹這種事,又不是買東西,還能討價還價,這次錢沒帶夠不買了,下次再來買的。

    莫元當即摸出幾枚大黃丹付下,這由幾十種靈藥煉制而成的靈丹,一入腹中,便化作充沛的靈氣盡數被煉化成法力,灌注入假丹之中,然而等吃完了大黃丹,還是不夠。

    沒關系,莫元還有那天帝寶庫中得來的靈液!

    他拿出那木葫蘆,一張口便全悶了,頓時,堪稱海量的靈氣自丹田中升騰而起,朝著周身四散而去。

    這可是扶桑神樹萬年積攢的靈氣液化形成的靈液,可見其量之大。

    饒是莫元拼盡全力煉化,也只煉化了一小半,法力便將他丹田充塞的滿滿當當,其余的靈氣便擴散到他的全身,悄無聲息的滋潤著他的肉身筋骨。

    一丹田法力不夠,又來了一丹田,那原本就在虛實界限之間晃動的假丹,終究是一點點的凝聚成了一顆實質般的真丹,散發著點點青色的光暈,極為好看。

    轟隆!轟隆!

    幾乎就在莫元體內真丹凝聚成形的剎那,大竹峰上,陡然風起云涌,黑壓壓的烏云瞬間便將青云七峰盡數籠罩,而其內更是雷霆滾滾,電光閃現。

    天劫!

    莫元心頭陡然生出了一種明悟來,這外邊的滾滾雷聲,正是他的金丹天劫!

    也是,九天神兵降世,都有雷霆劈落,更何況是這方世界至強的金丹之境呢?

    一念至此,莫元的身影陡然消失在了太極洞內,出現在了大竹峰上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當!當!當!……

    通天峰上,九道悠揚的鐘聲響起,遍傳青云七峰,正是青云門至高的迎客禮節。

    青云門自道玄真人以下,七脈首座,連同閉關的田不易都赫然在列,加上諸多的長老弟子,都站在廣場前的玉階上,似乎是在等候著誰。

    恰在此時,遠處的一個聲音傳了進來:“焚香谷谷主,云易嵐云老先生拜山……”

    幾乎就在那聲音落下同時,一個火焰一般的身影,出現在了眾人視線里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道玄師兄,諸位青云道友,百余年不見,可是想死我云某人了!”云易嵐一身赤紅色衣衫,滿臉笑容,前一剎那還在天上,下一剎那已經出現在了眾人跟前,顯露出了一手不俗的修為。

    而他話音剛落,百余道流光紛紛降落在了這廣場之上,赫然都是焚香谷的一眾長老與精英弟子。

    為了躲避獸神,保存實力,焚香谷尋了處隱秘之所,將普通弟子全都遷移進去,而云易嵐則是帶著宗門中最精銳的力量上了青云山。

    道玄真人看著眼前這個黑發披肩,樣貌年輕的焚香谷主,眸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,莫看他被尊為師兄,這云易嵐的年紀還在他之上來著!

    不過以青云門對焚香谷的了解之深,道玄真人轉瞬間便想明白了緣由,只見他含笑道:“云施主,你我多年不見,不料閣下道法已然大進,竟然已從‘焚香玉冊’上領悟了‘玉陽境界’,開焚香谷八百年之先河,可喜可賀!”

    “道玄師兄可莫取笑我了,我這點微末道行,在你面前可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云易嵐謙遜了一句,眼角余光瞥見了站在道玄真人背后的李洵,他當即道:“道玄師兄,我命洵兒送過來的那封信不知你可是見了?”

    “見了,云施主想兩家結好,我自是高興的!”道玄真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,這樣便好,那咱們索性現在就定下來吧!洵兒,你來,告訴我,那個是陸雪琪!”云易嵐沖李洵道。

    李洵面泛喜色,指著站在眾長老身后的一名白衣勝雪的女子道:“師尊,便是她了。”

    云易嵐順著李洵指的看了過去,看見陸雪琪那絕美的容顏與其背著的那把神光暗斂的神兵,點頭一笑,他沖著道玄真人身側站立的水月大師道:“早就聽聞青云七峰中,小竹峰水月大師教授了一個了不得的弟子,今日一見,果然非比尋常,大師,我這徒兒李洵修為樣貌皆是上上之選,未來更會接任我的位置,他想求娶令徒陸雪琪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未來的焚香谷谷主求娶青云弟子,這自然是一件大大的好事,水月大師雖然想陸雪琪接掌小竹峰首座,可也不敢斷然拒絕,畢竟開口的是焚香谷谷主,天下三大正道領袖之一!

    她看向道玄,道玄真人面帶笑意的道:“青云弟子嫁入焚香谷,兩派聯姻,傳出去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。”

    這便是明確表態了。

    水月大師雖然有些不愿意,不過還是勉強笑道:“云老施主開口,李師侄也是人中龍鳳,我沒什么意見。”

    站在人群里的陸雪琪聞言,玉臉變得煞白無比,便是身子也是晃了一下。不僅僅是她,便是站在大竹峰弟子中的張小凡,也是臉色黑塵如水,眸光黯淡無比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,洵兒,兩位長輩都同意此事,你還不上前拜謝!”云易嵐高興的道。

    李洵連忙跑上,跪拜下去。

    云易嵐笑道:“今日此番佳話,他日必定能夠流傳千古,為天下傳頌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忽地,一聲輕喝,打斷了這個號稱天下正道巨擎之一的云易嵐的話。

    出聲的是個身材矮胖的中年男子,背著一把赤色仙劍,正是大竹峰首座田不易。

    田不易一步邁出,走到云易嵐對面,朗聲道:“云谷主,小竹峰弟子陸雪琪與我座下八弟子兩情相悅,閣下何必棒打鴛鴦,拆散佳偶呢?”

    云易嵐眼神微瞇,看向了道玄真人,道:“原是這樣嗎,倒是我冒昧了,不過這樁婚事道玄師兄和水月大師已經答允,田首座又不是陸雪琪的師父,說的話恐怕做不得數吧。”

    田不易沒想到這云易嵐竟然絲毫不管自己說的話,不過他生性便護短,如何能讓自家徒弟的媳婦落在旁人手里,卻見他看向水月道:“好,既然我說的話不算數,水月,你說,這徒弟嫁給誰?!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水月嘴唇蠕動,有些不知所措,平心而論,她自然是想讓自家弟子有個好歸宿,可是三大正派慣來同氣連枝,云易嵐親自開口,她若不答應,難免會傷了兩家的和氣。

    “夠了,田師弟!”

    道玄真人臉色有些不好看,他道:“你也不小了,怎生還使性子,快快退下!”

    以道玄的地位,也不想因為這件事而與焚香谷交惡,畢竟對方也是正道三大派之一。

    人群里的陸雪琪和張小凡臉色更難看了,連田不易說話都不管用,還能如何?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忽然,一聲驚雷炸響,隨后青云七峰上無盡烏云匯聚,狂風呼嘯,天地變色,而遠處大竹峰上,有一道人影沖天而起,仰天長嘯不止……
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