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畫聊齋 > 一、 信封
    “醒醒,秀才公,有人找……”

    黑暗中,陳生只感覺頭疼欲裂,有雙大手在自己肩頭推動,促使他快些睜開眼來。

    腦海中支離破碎的畫面不斷閃過,一大堆亂七八糟的信息涌來,幾乎要撐爆他的腦袋。

    勉強睜開眼后,陳生看到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毛臉,頓時有些毛骨悚然,慌忙向后仰頭。

    待到他緩過神來,視線逐漸清晰,這才發現在自己眼前的,不過是一長著滿臉烙腮胡的大漢。

    此時的烙腮胡,正一臉急躁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烙腮胡焦急道:“秀才公,屋外有人差我喚你,說是什么相約今日前往上官家,考較……”

    陳生晃了晃有些迷糊的腦袋,從那一股亂七八糟的信息中,成功的提取了不少有用的東西。

    他叫陳生,是本縣的一名秀才,昨日與幾名同窗談笑飲酒,說今日要走訪幾位上官。

    也算是拜下門庭,走走關系,日后若是考得功名,入朝為官,便有了一些在朝堂立足的資本。

    眼前這大漢是村里人,名為李嘯。

    這名字是李嘯的父親,趁著陳生他爹還在世的時候,央求著起的。

    本譽為李家誕子,虎嘯山林之意。

    只可惜這李嘯不爭氣,學堂念了不到半年便放棄了,老老實實的在村中耕種。

    陳生深吸了一口氣,笑了笑:“李大哥莫要心急,此時距離我等約定還有些時間,不必如此驚慌。”

    李嘯連忙道:“那你莫要忘了,否則便是大不敬,聽說那些官老爺脾氣可不太好,小心日后進了朝堂之中,有苦頭吃。”

    陳生擺了擺手,笑道:“多謝李大哥提醒,小生自是不敢忘。”

    李嘯見到陳生此刻已然清醒,點了點頭便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等到李嘯來到了院外,朝著四周打量了一番,發現原本讓他通知陳生的幾名秀才。

    此刻竟然早已不在原地,似乎早已經離開。

    李嘯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破落的茅草屋中,李嘯走后便只剩下了陳生一人,獨坐床頭,沉思不語。

    他本是新世紀的一個加班加的快要禿頂的程序員,本來該到下班的時候,老板臨時讓他修改程序。

    沒想到工作到半夜的他,直接趴在電腦前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一覺醒來,便出現在了這里。

    此處名為李家村,乃是本縣少有的出了秀才的貧困村,但因為陳生的存在,倒是讓本村的村民好過了許多。

    所以村子待他也不薄,平日里隔三差五的送些米糧和野味。

    不過這秀才畢竟是陳國等級最低的功名,考下了秀才之后,陳生家中卻是早已一窮二白。

    若是想要在往上考,卻是有些麻煩了。

    記憶中,原身也是因為此事才借酒澆愁,拿著村里人送的二兩濁酒,在房中自哀自怨,誰知二兩酒還未完全下肚,就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陳生抬眼看了看房內陳設,簡單的方桌與凳子,桌上擺著油燈,茶具,以及一些平日溫習的書籍。

    在床邊還有背負的書箱,書箱倚著一方小小的木柜,木柜上面還擺放著一個信封。

    他拿起信封,便見到上面寫著“秀才公陳長生親啟”等字樣。

    長生是他父親給他留下的字,希冀陳生日后無災無難,可得長生,但是他父親卻沒有這么好的運氣。

    在他剛剛考上秀才時,便染了風寒就此離世。

    陳生看著手中的信封,隨手便將其給拆開了,露出里面折疊好的宣紙,直接拿在手中緩緩展開。

    “久聞陳秀才文名,本官心中甚是歡喜,若是秀才公愿意賞臉,午后可來關山腳下府中一敘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名副其實,本官便贈你一道大好前程。”

    信紙上字體狷狂,可以看出此人骨子里的豪放。

    陳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,心中暗道:“自己昨日明明和李驥與幾位同窗約好,今日一同去拜訪幾位上官,為何今日自己家中會多出一封信來。”

    這李驥是他的同窗,二人一同考下了秀才功名,他們本來和另外幾位同窗約好,今日一同前往幾名上官府邸前遞上拜帖。

    之前李嘯進入房中喚他,想來也是因為此事。

    他抬頭向外看去,此時以至午時,日頭高掛,快到了和對方約定的時間,于是他便將信紙重新疊好,放入懷中。

    穿好外衫靴子便準備出門。

    雖然衣衫破舊,但是仍難掩陳生的颯爽英姿,此時的陳生早已不是那個自哀自怨的書生。

    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心態,陳生有信心憑借自己穿越客的身份,在這個年代闖出一番獨屬自己的風光。

    在他剛剛走出門后,便看到遠處手握信紙,朝著自己家方向急匆匆趕來的李驥。

    李驥手中緊握著信紙舉過頭頂,高聲呼喊道:“陳兄,你可有收到上官的來信。”

    李驥身材壯碩,比起外觀清秀文弱的陳生來說,反倒是不太像一個秀才,更像是一個武人,只不過陳國的武人地位可不太好。

    不然憑借著李驥的這幅身板,和那一身巨力,倒是更適合習武參軍。

    來到近前,李驥面色有些漲紅,開口說道:“陳兄,有上官看好我,特意派人送信讓我前往他府上進行考較。”

    陳生聞言,心中一動,當即拿出懷中的信紙道:“信上可是說要你前往關山腳下?”

    李驥看著陳生手上的信紙,連忙接過來展開看,果然,兩封信紙上的字體一模一樣,若是不出意外的話,這兩封信是同一人書寫。

    “正是此處,沒想到陳兄居然也有,正好我二人可以一同前去,若是時間足夠,我等還可以趁機去拜會其他大人。”

    李驥神色激動,二人考下秀才多年,一直沒有把握中舉,此番有上官看好,剛好可以走走關系,日后也會輕松一些。

    陳生笑著點了點頭,道:“如此也好,那我等這便前去,莫要讓上官久等。”

    李驥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隨后,二人便在村中借了一輛驢車準備上路。

    畢竟關山腳下距離村子,有十幾里的路程,若是讓二人走著去,怕是到了那位上官府上,也要失態了。

    村里人聽說陳生二人要坐驢車去拜訪大人,當即牽出村中最好的驢車,由之前來喚陳生的李嘯駕車,載著二人朝關山腳下而去。

    路途中,李驥在其耳邊滔滔不絕的說著,神情激動,畢竟這是他二人第一次接到上官的邀請。

    就連前方駕車的李嘯也是一副與有榮焉的模樣。

    之前時候李嘯還嫌棄那幾名秀才公不講道義,連一時三刻都不愿等待,便甩開陳生離去。

    此刻聽聞有上官召見,心中頓時便舒暢了許多。

    畢竟陳生乃是他們村中的人,村中出現一個秀才便已經讓村子狀況大為改觀了。

    若是得上官青睞,出了一個舉人,那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陳生坐在驢車上,面帶微笑的做一個傾聽者,沒有一絲一毫插嘴的跡象,繞是如此,李驥還是興趣未減,滔滔不絕。

    從開始時候的郁郁不得志,一直說到現在苦盡甘來,從陳國大勢,說到鄉村細末,接連不斷,期間更是夾雜著些許隨耳聽來的光怪陸離。

    隨著李驥的講述,驢車一路向前,在即將來到關山腳下時,在三人面前出現了一片密林,這是村子到關山腳下的必經之路。

    李嘯駕車直接便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李驥依舊侃侃而談。

    陳生側耳傾聽。

    誰人都未曾注意到,在驢車駛入密林之后,陳生腰間掛著的那枚刻有長劍條形的玉佩,突然閃爍過一道微光。
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