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畫聊齋 > 二十二、拘靈
    只是這墻磚倒塌的方向有些奇怪,而且此間也沒有巨石碾壓痕跡。

    李嘯微微皺了皺眉,隨即便不再多想,既然這話是從秀才公口中說出來的,那必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村人口中文曲星下凡的秀才公,沒有理由騙他。

    當即,李嘯快步來到陳生面前,神色有些輕松,畢竟昨夜怪聲的緣由查到了,這樣村中人也就徹底心安了。

    李嘯道:“既然秀才公沒事便好,這房屋自然由村子出資為秀才公修繕,不過看這房屋的破壞程度,至少需要一日方可。”

    他所說的修繕可不是之前只有陳瓦匠一人前來,而是將村中善于此道的人都召集而來。

    如此方可做到一日將房屋修好,畢竟現在房屋的破壞程度,可是遠超當時陳生試劍時候造成的裂縫。

    若是僅憑王瓦匠一人,想在一日之內修繕好的話,還是有些難辦的。

    而且村中人因為陳生的秀才身份,在這幾年間也是免去了不少賦稅。

    說起來,這是村子欠他的,畢竟這個年頭,少交一點糧就能多活一條命。

    也就是陳生原身心善,換做其余的秀才,才不會平白無故的以自己的功名,為村子減賦。

    陳生聞言笑道:“那便勞煩李大哥前去通知了,另外,今日長生還要去鎮上走一遭,需要借用村中的驢車。”

    李嘯驚奇道:“哦?秀才公要去鎮上,可是要采購些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陳生笑道:“對,需要采購一些東西。”

    李嘯點了點頭,笑道:“秀才公稍等,我這便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說著,便直接轉身離去,去找村老告知秀才公家中損毀以及借驢車之事。

    村老對于陳生的請求沒有任何遲疑就答應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李嘯駕著驢車前來接陳生趕往鎮上。

    另一邊,村老開始召集村中善于修繕的村民,一同來到陳生家中。

    在看到陳生房間墻壁上那個巨大的窟窿時候,眾人面上露出一抹唏噓之色。

    這得要多大的石頭,才能把墻面撞成這樣。

    不過想象也正常,當初陳生父親在的時候,蓋起這間茅草屋都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若不是村里人接濟著,恐怕他們父子倆在就凍死街頭了。

    這也是為什么陳生愿意幫村里人的原因。

    有因就有果。

    種善因,得善果。

    在前往鎮上的途中,李嘯在前方駕著驢車開口道:“秀才公此番去鎮上,是要買些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陳生笑道:“買些衣衫,再買一匹馬。”

    李嘯聞言有些驚訝,道:“衣衫有便宜的,可是馬匹最次的也要七八兩銀錢,若是好些的,足有上百兩啊!”

    他可是知道陳生家中的情況的,若是有這個錢,恐怕陳秀才早就繼續科考了。

    若是考個舉人功名,便可以進入朝堂之中做個小官。

    畢竟陳國國情在這擺著,對于科考出來的學生,標準也是一降再降,只要有舉人功名便可以入朝為官。

    只是官階較小罷了。

    李嘯唏噓道:“秀才公買馬可是要出去走走,聽聞你們讀書人最喜歡去游學。”

    陳生聞言,眼前一亮道:“正是游學。”

    李嘯一副果然如此的樣子,他來往鎮上頻繁,對于讀書人的事情了解的比村里人要多一些。

    兩人就這么一路交談,一路走著,很快便隱約的看到了鎮子。

    以這驢子的腳程,只需要一株香的工夫,便可以進入鎮上。

    忽然間,一陣陰風吹過,前方駕車的李嘯猛地一哆嗦,裹緊了衣服,嘟囔道:“這是什么怪風,如今秋老虎沒來,便已經如此冷了嗎?”

    陳生抬頭朝著半空中看了一眼,只見灰蒙蒙的空中,一道模糊的人影漂浮著。

    看其模樣已經有六七十歲了,看穿著似乎是個僧人。

    此刻正一臉迷茫的漂浮在半空之中,神情之中滿是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陳生皺眉道:“是個生魂?”

    在其耳中,蝴蝶仙施展障眼法飄飛出來,落在陳生的肩頭朝著半空看去。

    當即驚訝道:“此人陽壽未盡,為何會生魂離體?”

    陳生聽到蝴蝶仙的話后,面上一愣:“陽壽未盡?”

    那豈不是此人還未身死?

    而且觀其模樣,似乎此人只是一個普通僧人,神魂也就比尋常人要凝實一點。

    遠遠沒有達到可以生魂離體的階段。

    陳生心中有些疑惑,不知道此人為何會生魂離體,出現在此處。

    他微微抬手,嘗試以法力將其拘來。

    但是其法力還未接觸那魂體,便刺激的魂體有些不穩,和尚蒼老的面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陳生當即便住手收回法力。

    蝴蝶仙看了看陳生的模樣,眼神似乎有些不對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為陳生是個有道行的劍仙,可是眼前看到著粗淺的法力運用。

    整個仙都有些不好了。

    他翅膀煽動著揮灑出一片光芒,直接落在陳生額頭,緩緩融入進去。

    陳生只感覺自己腦海之中,頓時多出了一道神通法術。

    “拘靈?”

    陳生有些疑惑的看著蝴蝶仙,只見原本活潑的蝴蝶仙,此刻神色已經有些萎靡。

    陳生道:“你為何會人族神通?”

    要知道,他的凝氣望氣之法都還是那寬臉神官賜予的,根本沒有任何神通法術的記載。

    至于御使天樞劍,說白了就是天樞劍自主殺敵。

    現在的陳生,和一個空有法力沒有神通的普通人沒有兩樣。

    只是他搞不清楚,蝴蝶仙為何會有人族的神通法術。

    蝴蝶仙鉆入陳生耳中,有氣無力道:“不知道,之前看到你嘗試拘靈,腦袋里就多出了這些東西。”

    陳生一時間有些訝然。

    不過想想,這蝴蝶仙本就是人類生前執念所化,若是有些人族記憶,倒也說得過去。

    不過若是按照如此推論的話,那么這只蝴蝶仙的前世,能夠擁有神通法術,想來也不是一個普通人。

    基本可以確定的是,對方是一個修道士,還不是一個普通的修道士。

    畢竟普通的修道士,可不會拘靈這等玄妙的神通法術。

    就在陳生心中如此思索的時候,前方忽然傳來一陣嘈雜的喊聲。
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