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修真小說 > 畫聊齋 > 三十四、無眠
    那壽衣女子抬眼朝著二人看了一眼,眼神冰冷,像是看一個死人一般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仆從被這一眼看的雙目瞪圓,整個臉都煞白了起來,眼中瞳孔急速縮小,呼吸一滯,手捂著胸膛倚著房門直接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另外一人喉間發出“嗬嗬……”的聲響,顫抖的手指著身前的壽衣女子。

    隨即一聲尖利喊叫響徹整個李府。

    “鬼啊!!!”

    “府上有鬼,保護老爺……”

    瞬時間,整個李府中已經睡去的人,大多都被這一聲恐懼的喊叫聲吵醒了。

    房間之中,李公只聽到了那仆從的第二句叫喊,眉頭微微皺起。

    身為大司寇的侄子,也算是半個官面上的人物。

    自從陳國走向腐朽的時候,便有不少看不慣官府的游俠盯上了他。

    其中也經歷過不少次的暗殺,此刻聽到仆從喊話之后。

    第一反應就是抽出掛在床邊的長劍,然后快步來到前廳之中,準備一腳踢開房門殺出去。

    但是就在其剛剛來到大廳的時候。

    透過月光看到窗紙上面的影子,外面守在門外的那名仆從,整個人如同癲狂一般,趴在門前張牙舞爪,口中發出痛苦的嘶鳴聲。

    李公心中頓時膽氣全無,他見過不少殺人的場面,甚至見過官府凌遲罪大惡極之人。

    但是卻沒有見到過如同今日這般,那絕望的嘶吼和恐怖的肢體動作,李公拿劍的手不由得微微顫抖起來,不斷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只聽到外面傳來一陣呼喝之聲,隨即有火把光芒和燈籠光芒逐一躍入院中。

    瞬時間,外面恐怖的影子直接消失了,隨即便傳來了家將們的詢問聲:“老爺,老爺可有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李公強行控制著身體挪到房門邊,將房門打開。

    外面那些家將在看到李公安然無恙之后,頓時長舒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此刻陳生也是從房頂躍下,來到打開的房門邊上。

    在此前那仆從尖叫的時候,他便已經從修煉中驚醒,然后越過無數墻壁,來到了此間房頂之上。

    只不過他看到兩名仆從死后,沒有第一時間下來。

    而是等到這些家將和仆從都來到院落之后,李公打開房門后落下。

    李公在見到陳生和家將的時候,心中頓時長舒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之前那名家仆的慘死讓他心中有些恐懼。

    一群人圍攏在門前,透過火把和燈籠的光亮,看到倒在地面已經慘死的兩名仆從。

    只見這兩名仆從的身體上,有著密密麻麻的啃噬痕跡。

    像是但是讓人感到詭異的卻是,這兩具尸體上面,卻沒有絲毫的血跡。

    兩具已經被啃噬的不像樣子的尸體,宛若干尸一般。

    體內已經沒有絲毫血液存在。

    眾人在見到那兩具尸體的第一眼,便感覺腹中一陣翻涌,其中不少下人都跑到墻角吐了起來。

    就算是大司寇給李公配的一些上過沙場的家將。

    此刻面色也是有些蒼白,喉頭微微松動,腹中感覺一陣不適。

    李公顫抖著身形道:“張先生,您是鎮魔司的人,可看出這二人是被何邪祟所殺?”

    陳生此刻也詢問著耳中的蝴蝶仙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說執念一般很少傷人的嗎?眼前這二人之死,想來應當是邪祟所為。”

    蝴蝶仙語氣之中也有些不確定:“莫非是此間執怨已經化作了邪祟?”

    陳生眉頭緊皺,盯著地面上的兩具尸體。

    李公見到陳生沒有回話,不由得提高了嗓門道:“張先生可曾聽到?”

    陳生這才回過神來,面色有些凝重的道:“這確實是邪祟所為,而且是一種名為執怨的邪祟變異。”

    “邪祟?”

    “府中何時出現了邪祟?”

    “這二人居然是邪祟所殺,不是說老爺身上有官氣護體,邪祟不侵嗎?”

    “對啊!王道長之前可是給李公此行算過一卦的,說此行無礙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仆從和家將在聽到陳生所言之后,心中皆是一驚,在下面議論起來。

    王道長?

    陳生聽到這個名諱之后,眉頭微微皺起,聽起來像是某個修行者,不過他也沒有多做思考。

    一旁的李公在聽到陳生所說的執怨之后,心中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他作為大司寇的血親,對于陳國境內發生的某些事情,自然是聽到一些的。

    如今陳國境內邪祟四起,坊間大多有傳聞說陳國氣數已盡,妖孽自生,即便是有著鎮魔司的存在,也不過是亡羊補牢罷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曾在自己舅父府上看到過一些地方報表,都是一些邪祟殺人的案件。

    此刻李府之中出現邪祟,他心中可謂是惶恐至極。

    李公看向一旁的陳生,連忙拱手道:“張先生乃是鎮魔司中人,還請先生救我啊!”

    陳生心中暗嘆一聲,此前住進來的時候他便覺得會有麻煩,如今這麻煩果然來了。

    他上前一步將李公扶起,開口道:“張某身為鎮魔司中人,此番遇到邪祟,自然不會袖手旁觀,定然要將此間邪祟除去。”

    李公心中這才安定了下來,連聲道:“多謝張先生,多謝張先生。”

    隨后,他看著地面上兩名仆從的尸體,吩咐道:“將此二人厚葬,補給兩家人百兩銀錢以作安家費。”

    下方一個管家模樣的人開口道:“是,老爺。”

    說起來,這兩人也是為他而死的,畢竟這邪祟可是出現在他的院落之中,若非是這二人守門的話,說不定那邪祟直接進入房中。

    到時候死的可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而且之前這名仆從臨死前的吼叫,他自然是聽到了。

    忠心耿耿!

    很快,幾名護衛將地面上的兩具尸體給抬了下去,將此處給清掃干凈。

    陳生看著李公面上的表情,便知曉今夜對方嚇得不輕。

    怕是難以入眠了。

    隨后。

    李公仿佛求救般的看了陳生一眼。

    陳生笑道:“無妨,今夜我便在隔壁住下,定當守候李公安全。”

    李公感激的道:“多謝張先生。”

    隨后,李公擺了擺手,大部分家將和仆從便離開了院子,僅剩下幾名看起來武藝高強的家將留在門前,替李公繼續守門。
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