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SCP封存失敗 > 第二章:詭異如霧
    “桀桀桀……!”突然,孔大亮用臉蛋深深緊貼,依賴依靠的父親,他突然反常的笑了!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一聲驚悚的慘叫聲響起,昊凌聽到了,那是一直靦腆的性格的孔大亮聲音。

    一定,一定是孔大亮睜開眼睛看到了他緊緊依靠的父親,真實相貌!

    雖然這是昊凌的想象畫面。

    但是此時此刻的昊凌,哪里敢放棄一秒的逃命時間去好奇,去回首看看孔大亮是啥情況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旅行車,呼呼不斷的喘氣聲,昊凌后背濕噠噠的靠在車廂,還有15個同樣是幸存者的同學。

    “這臟東西不單單力量齊大,而且竟然還會蠱惑人心!”林默北一拳狠狠砸在車廂鐵柱,‘磅’。拳頭破皮血滴落,胸腔一呼一吸,喘著氣臉色難看像吃了一團大便。

    而史峰芝,再一次變成瘋狗。好不容易清醒的‘精神病’又發作了,昊凌看到他正在用手指甲狠狠的扣著臉龐的皮膚,一條一條!

    不過慶幸,他沒有全瘋!他還會念念叨叨著:要活,他要活…!

    話說,佘瑤姬正和她閨蜜摟抱在一起,抽泣梗咽,估計又被嚇到了!

    這是車廂內的情況,而車廂外面情況,則是黑兮兮的一片,哪里還有手電筒光線,哪里還有老師,哪里還有手機報平安的畫面。

    整個世界又宛如芝麻糊般的黑,黑得冷酷,黑得只剩下空谷幽蘭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沒錯,外面還有一些反應慢的幸存者,他們被抓住了!

    “鬼東西,到底是什么鬼東西!?”林默北喃喃自問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!我沒有看見過一次!”昊凌搖搖頭,這一次他真與死亡擦肩而過,近在遲尺都沒有看清楚剛剛那個‘父親’到底是什么東西!

    這也打破了昊凌本想看著鬼東西樣貌后,再采取針對它的方案想法!

    現在咋辦?昊凌內心一遍一遍自問,他該怎么辦?

    昊凌想到了藏在褲兜,口袋的秘密:那是一本暗紅色、只有7頁的書籍。它的樣貌是沉重的暗紅色,曾經一度讓昊凌錯覺這一本巴掌大小的筆記本是不是曾經有雞血、鴨血浸泡過很長時間。

    所以昊凌伸手進入褲兜口袋,觸摸到了如同人臉上撕下皮膚做成的書頁。

    它有新預言提示嗎?結果,昊凌失望了,幸運女神并沒有寵幸他,書第一頁依舊是那用刻刀重重按壓,刻錄著那一段文字,觸感清晰,沒有任何變化!

    昊凌不打算把這書籍掏出來,因為昊凌覺得它一定不是凡品,它很重要,不容損壞,不容許被搶!

    “同學們,我們報一下人數。接下來我們只能自救,等待機會!但是現在我們最先要做的事情,就是控制食物,我們要做挨餓的持久戰!”昊凌要求眾人食物采用分配,堅決實施能拖一天是一天。

    但是,昊凌的提議被小部分人否決了,按照他們的話來說:就是死,也不愿意做一個餓死鬼!

    最終昊凌還是憑借強大的理由說服了眾人:等待機會,爭取時間!我們以前新聞上報道很多案例,都是自暴自棄,實際救援人已經真的在路上。

    只要多堅持一天,可能生命就得救,對不對?

    這個理由瞬間被人贊同,所以非常順利的開始報數。

    “1”

    “2”

    “3 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14”

    “15 ”

    “好,一共15個……”昊凌點點頭,準備開始繼續后續的話。

    但是,一道弱弱抽泣的聲音打斷了昊凌講話。

    “16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有16人!”林默北猛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明剛剛還數過人數,保證只有15人!”佘瑤姬贊同附和說道。

    沒錯,昊凌也曾暗暗數過人數,車里只有15人!

    那么,多一個人是誰?

    嘩嘩嘩!

    車內騷動一片,那些捂著臉哭泣的,沉浸在悲傷中的人,無一不是逃離彼此靠近的同班同學。

    他們(她們)警惕的忘記了哭泣,紛紛用戒備的眼神盯著靠近自個的同學!

    “大家看看身邊有沒有陌生的面孔!”身為班長,佘瑤姬呼喊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有!”

    “沒有!”

    “沒有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說,沒有!

    也就是說16個人,都是同學!

    “可是多了一人!”昊凌心情就像是坐了一趟過山車,孔大亮的父親是頂端,回到車里是安定,現在昊凌感覺他心臟已經蹦到了嗓子眼,隨時都可能跳出來。

    撲通撲通……

    想要活命,一定要把這多出來的一人,不,可能是那臟東西進來了。

    它既然要披著某個同學的臉皮,沒有大開殺戒。包括剛剛用蠱惑人心的辦法殺人,那說明它現在還很弱!

    找出它,殺掉它!我可能就能活下來!

    對,沒錯!那本書的預言不是100%正確的,佘瑤姬現在摟抱的閨蜜余小夕,她沒有死!

    書中預言,余小夕她明明死了!所以預言的未來,可是被改變的。

    難道……

    難道她是!!!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昊凌正思緒偏偏,嗓子眼掐在喉嚨時候,準備突然對突然對付余小夕的時候。

    昊凌脖子被割出一條小口子,鮮血溢出,幸好不致命!

    “史峰芝,你TM真是一個神經病!”昊凌怒吼一聲。

    沒錯,昊凌脖子一刀是史峰芝揮砍的,如果不是史峰芝失誤了,昊凌用腳指頭都可以想到結局:一定大動脈被割開,只能像被宰割脖子的雞鴨,等死!

    “殺!殺光所有人,我要活下去!”史峰芝繼續揮舞著匕首,眼中血絲滿布,瘋狂的朝著另一個目標動手:林默北。

    林默北被割傷胳膊,兩個人瞬間扭打在一起,但是史峰芝可是練體育的,大學還被一本高校特招,他的力量可不是林默北可以對付。

    所以昊凌只能快速幫助林默北,如果林默北死了,那史峰芝這一條瘋狗,昊凌一個人壓制不住他。

    如果靠著其他部分男同學?呵呵,他們早已經膽子都嚇破了,褲襠都有一堆屎尿隔著大腿,走不動!

    “冷靜,冷靜!我知道誰是那鬼東西!”昊凌急忙說道。

    這時候兩個人都壓制不住的瘋狗,終于又一次清醒,他那紅通通的眸子,像野獸一樣盯著昊凌,瞬間,昊凌如履薄冰身在冰窖一般無二。

    “誰?!”史峰芝手中染血的匕首,鋒芒畢露指著昊凌,問道。

    昊凌躊躇了,因為昊凌沒有100%確定余小夕(閨蜜)是否就是臟東西。

    萬一,不是呢?

    余小夕被昊凌打量著,渾身情不自禁打了一個寒蟬,弱小的身體像水中浮萍,尖叫的喊道:“不是我,不是我,我是你們的同學,我不是那臟東西!”

    “死!”史峰芝的匕首早在昊凌躊躇注視余小夕的時候,早就動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,余小夕就要損命在史峰芝手中。

    而昊凌竟有一種如釋重負的第六感!就像惡魔被消除后,可以活下來的希翼和生機。

    這一瞬間,昊凌肯定,他猜對了!

    隨著史峰芝的匕首,即將要刺入余小夕的喉嚨,昊凌的堵在嗓子眼的心也回到肚子,一身輕松的他,重重‘呼呼……’呼了一口氣,壓抑終于要結束了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佘瑤姬抓起紅色的包包,重重的砸在史峰芝手臂上,匕首也改變了致命的方向,一匕首劃破了余小夕半張臉。

    “不是余小夕,是他!是他!”佘瑤姬手指朝著昊凌的方向指過來。

    “昊凌?”史峰芝那瘋狗的獸瞳殺氣凜然盯著昊凌。

    “是林默北啊!他剛剛笑了,他剛剛露出了邪惡的笑容。”佘瑤姬為昊凌辯解了清白。

    有些凄慘的余小夕也附和說道:“我也看到林默北笑了!”

    史峰芝他遲疑了,疑惑的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弄死余小夕,僵持愣住。

    話說,昊凌原本松弛的心,早就撲咚撲咚的狂跳,因為他滿頭大汗的逃離,整個人用最大的力量彈跳,撲向安全區域。
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